令菡

一条逍遥的咸鱼写手。

【楚郭】对象手机总是坏怎么办?

⁰算是月饼节贺文吧,顺带月饼节哪天来着?我至今不知道————————————————————————  

      题主:如题。不要建议换手机谢谢,第一我帮她换了两回了,她自己也换一回了,这个成本过于高昂球球你们提供一些其他方法好嘛???

——————————————————————————

  又滑又嫩小锅巴:


  那个,谢邀。我表达能力不是很好,题主你凑合着听吧。(顺带题主你也是蛮有矿的,换了那么多次手机)


  注:我打完了字发现自己废话有点多,但我觉得我打那么多挺不容易的删了太亏了,所以回来补充说明,题主如果你急求的话直接往最后翻吧。


  我对象也是(下面为了便于称呼,叫他楚哥),特别费手机。倒不是容易丢,一般没哪个小偷那么没眼色敢偷他的手机。


  楚哥的手机主要就是喜欢碎屏,仿佛跟屏幕杠上了一样。


  我一开始以为他是个很严谨的人,事实上他绝大多数时候也确实是,除了在手机这方面。


  我至今都还记得,上个月他换掉了自己已经摔得外壳漆快掉完的手机,买了个新手机。第二天,我跟他一起出任务,上车的时候,他长腿一抬,崭新的苹果机就这样从他的兜里滑了出来,啪叽一下屏幕朝下地摔在了地上。


  我倒吸一口气,帮他捡起来,手微微颤抖地把屏幕翻过来。果不其然,两条清晰的裂缝。


  楚哥端详了一阵,舒了一口气,说还好只是膜碎了,赶明儿去换个钢化膜就行。


  任务一完成,我就跟着他来到了手机店,说贴膜。


  “嗯?我原来的膜没揭下来吗?为什么还有裂缝?”


  “这位先生,您碎的是屏幕,没有膜啊。”


  他那个一脸狗血的表情,我现在想想还是好后悔没拍下来做表情包,像他的楚楚动人那样的表情包。


  后来楚哥忍痛花了手机价格五分之一的钱,换了个屏,这次他长记性了,记得贴膜,贴最贵的膜。


  我也以为,这件事以后,他应该不会再这么大意了。


  风平浪静地过了一个月,又出事了。


  这次我们去外地出任务。目的地是个非常偏僻的山头,平时就没什么人去,偶尔放假了人才可能会多一点,也就是冲着那个特色索道去图个新鲜。


  我们为了省事,选择了坐索道。不得不说索道还是有点简陋的,不是那种密闭小箱子,而是那种吊椅一样的感觉,露天的,也露胳膊露腿。


  然后楚哥的手机就顺理成章一样地掉了。


  幸运的是,是刚开始坐上去没多久掉的。我们花了一个钟头的功夫,从山头又坐回了山脚,捞手机动静大到差点惊动景区管理员。终于捞上来了。


  楚哥这次贴的是防爆膜,他捡起来看了一下手机其他部位,除了右下角砸了个小坑,除了屏幕上的膜碎得四分五裂,其余一切正常。


  我们都松口气,楚哥决定先把这张碎掉的膜扣下来,免得划伤手指。


  高潮来了,撕掉表面的手机膜以后,我们发现,膜是完好无损的,四分五裂的,依旧是屏幕。


  ……这张膜的质量真的很好呢,老板,给你点个赞?


  楚哥这次没有再急着修手机了,他陷入了诡异的平静中。平静地出完任务,平静地回到特调处。


  我真的挺心疼的,那么好的一个手机,怎么就成这样了呢?



  所以那天晚上,我从楚哥那里要来了手机,说我看看能不能试试。他一开始是挺怀疑的,但是看看自己手机那样,已经够坏了,再坏也坏不到哪去。于是就把手机交给我了。说一星期之内给他都行,他不急。


  万万没想到,第二天早上,上面就下达通知,省里要开大会,指名让楚哥和赵处长去。


  没办法,这一出远门不要手机不行,可楚哥这个手机又实在坏得不能用。


  这时候,万能的林静哥,从落满灰的箱子的最角落,扒出来了一部老年翻盖机,给了楚哥。


  于是楚哥就这样跟赵处上路了。


  我待在林静哥的实验室里,研究手机屏幕怎么办。不得不说我觉得自己太鲁莽了,这种东西我明明一窍不通,脑子一热就要来说试着修。


  林静哥的提议是把碎屏拆下来,交给他。他试着修复,虽然他也没干过这种事,并且一看就很不靠谱。


  将信将疑的,我按照网上的教程,花了一中午,把手机屏拆了下来。


  紧接着就交给林静哥了。按照我的预算,应该是顺利的修好,再按照教程经历一番巨大的曲折再装回去。然后还给楚哥,接受楚哥的赞美。


  事实证明,我太高估林静哥了,碎玻璃怎么可能会变好,他又不会魔法。


  两个小时后,林静哥捧着一堆依旧很碎的玻璃,跟我坐在桌前,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要不,我把窗户上那块玻璃拆了?你放心我保证磨好。”

  ……再信你我是狗。


  就在这时,门外沈教授路过,许是我们两个的面部表情过于精彩,他走到我们面前。


  得知事情原委以后,他表示这并不难,随即右手一挥,一阵阴风拂过手机,带着我的后脖颈也跟着发凉。


  然后,手机就好了。一面崭新的屏幕,安安稳稳的在上面,整个手机新得像刚从工厂拿出来一样。


  “你们可以买个手机壳,带翻盖的。”


  一语惊醒梦中人。


  我立刻赶到手机店,挑了个纯黑的手机壳,又往上面系了根绳子。


  这次我可以百分之一千的确信,应该不会再出事了。


  所以综上所述,题主我的建议是:


  1.买老年机。


  2.自己学会修手机。


  3.或者找一个会魔法的能帮你修手机的好朋友。


  不要不好意思,你主动你们就有故事。但是不要绿了你的女朋友。


  4.买,好,手,机,壳。


  ——————————————————————


  题主 回复了 又滑又嫩小锅巴:


  谢答。尤其您的最后一条给了我莫大的帮助,几乎是全文点睛之笔。


  其实我想说您真的语言不好吗,您是不是对“不善表达”有什么误解?一个问题您居然给写出了浪漫言情小说一样的既视感,我一个有对象的都觉得空气中弥漫着狗粮味。

—————————————————————————


  恕之  评论了  又滑又嫩小锅巴:


  原来你心理活动这么丰富的?我都不知道。


  还有,下次跟我去店里再买个手机壳。黑色的壳子跟我衣服太像了,不好辨别。


  所以它刚刚又被摔了。


  不过不是我,是林静没看清。


  不过没事,没摔坏。


  


 

  


  

  


  


  

评论(19)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