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菡

一条逍遥的咸鱼写手。

【楚郭】郭长城你是脑子被门夹了还是压根没脑子?

⁰速食甜饼,共同见证小锅巴有多蠢。


Part1.白衬衫与大v领格子毛衣。


  某年冬天,楚恕之给郭长城买了两件衣服,一件加绒白衬衫,一件大v领格子毛衣。


  郭长城二话不说就穿上了前者,外加一件呢子大衣。

如果这身衣服放在秋末冬初,是没有任何毛病的。


  可问题就在于,这是腊月。


  “没事的楚哥,我不冷,今年冬天气温挺高的。”郭长城嘴上说着不冷,鼻子却诚实地吸溜了一下。“这件衣服挺好看的,我很喜欢,谢谢楚哥。”


  “蠢货,下午穿厚点,把毛衣加上。”楚恕之看着冻得哆哆嗦嗦还在尽力保持风度的小孩,颇为头疼。


  下午,郭长城很配合地穿上了毛衣。


  然而他把里面的加绒白衬衫又脱了。V领毛衣完美的露出了郭长城的大半锁骨,看得楚恕之觉得下腹一热。


  把郭长城带到厕所隔间以后,楚恕之二话不说就把领口毛衣往下一扒,吻上了小孩冰凉凉的锁骨,时不时地伸出舌头舔上那么几口,并逐渐往下移。


  传来的湿热感激得郭长城一抖,“楚哥,留印子会露出来……”


  “你还知道啊?”楚恕之轻声笑了,“知道你还露这么多。给谁看呢?”


  郭长城又羞又急,“那你为什么要买?”


  “我是让你把衬衫搭在里面,外面套毛衣,你是脑子被门夹了还是根本没脑子?这么笨。”


  楚恕之拧了一把郭长城左胸上的小肉粒,继续回到锁骨附近种草莓。不深不浅,是个人都能看得见的那种。


  郭长城这下慌了神,脑海里一直在思考等会出去该怎么办。难不成把毛衣反过来穿?


  正发愣,楚恕之放开了郭长城,把脖子上的黑色针织围巾套给小孩。


  “今天去你家睡,晚上再收拾你。”



  并不是很清楚自己干了什么错事的郭长城一脸懵地点点头,权当默认。


  Part.2火锅与火锅味。


  圣诞节,赵云澜花了一上午的时间,找遍市中心大大小小的西餐厅,搜遍美团饿了吗百度糯米,皆被告知座位已经被订完了。


  “傻了吧,人家聪明的小情侣前几天估计都订好了。”祝红涂着姨妈色的指甲油,嘴里也不忘记嘲讽一下赵云澜。


  “行了吧赵处,你一个老人家干不过那群小年轻的,认了吧,今晚干脆一起买点东西,在特调处煮火锅?”林静提议道。


  虽然赵云澜听了很想暴打一顿林静,但他的提议确实不错。


   火锅很好吃,郭长城发现楚哥除了会做饭,涮锅的技术也是一流。汤料甚至都不是买超市现成包好的,而是楚恕之写了个小单子让一行人去买的原料,自己调配的。从涮菜的先后顺序,到自制蘸料,无一不体现了楚恕之高超的技术。


  嗯,讲究得很。


  然后郭长城就感冒了,连医生都啧啧称奇,这么冷的天能把自己搞出风热感冒,也是个人才。


  没办法,涮羊肉太好吃了,郭长城吃得让楚恕之都惊呆了,这小孩原来这么能吃的?


  而也正是因为感冒,郭长城的鼻子不通气,也闻不到什么味。于是乎,郭长城顶着一身的火锅味来上班了,还混着淡淡的奶香沐浴露味。味道让楚恕之闻了直皱眉。


  “楚哥。我怎么了?”郭长城看楚恕之表情似乎不太对,以为自己又做错了什么。


  “……没事。”楚恕之叹口气,伸出手揉揉郭长城头顶的毛,又咬了口小孩的脸颊。


  自己的人,说什么也不能嫌弃。


  火锅味混沐浴露味也很好闻的嘛。


  ————————————————————————


  如果这是个作文,那估计是零分,因为标题与文章内容基本关系不大。


  

 

  

 

  

  

 

  


  

  

评论(9)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