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菡

一条逍遥的咸鱼写手。

【楚郭】只是太在意

 ⁰速食系列2.0,为什么叫速食,因为读的快


 ⁰让我们假设小锅巴和楚哥是学生,小锅巴单箭头楚哥。


  


  


  在前面看到熟悉的身影时,郭长城的反应如大多小说电视剧里的主人公一样,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不是没幻想过重逢,事实上,他幻想过各种情况下的相遇,甚至为此一一准备好了对应的开场白。


  然而看到那个熟悉的黑色大衣以后,他还是出于惯性地揉揉眼睛,再顺带趁人不注意地掐下眼皮,传来的刺痛感提醒着他这是现实,而非梦境。那个人双手揣着兜,旁边几个男生勾肩搭背的,显然是一路。


  楚哥他也有朋友了呢。


  郭长城脑海里浮现的是这么一句话。随即他又觉得可笑,楚哥人有时候虽然冷漠了点,但他那么好,哪愁交朋友。不像社交恐惧症晚期的自己,见到陌生人跟老鼠见了猫一样,畏畏缩缩,不敢又不想说话。


  明明确认过那么多次,从头到脚,无一不是楚恕之的风格,但郭长城还是拿出手机,想打电话确认一下。


  只要前面那个人接了手机,他一定上前打招呼。


  郭长城的手因为激动有点发抖,好几次没按住解锁密码。打开后,却尴尬的发现,新换的手机里,没有楚恕之的手机号。


  郭长城止不住回想起当初做同桌那会儿。


  “你行啊,如果这次你帮我过了模拟考,我请你吃饭。”楚恕之说着,随手扯下来一张便利贴,写下了自己的号码。


  那张纸条被郭长城留到现在。高考结束,数学书扔了,语文卷子扔了,辛苦记的笔记扔了,唯独没扔下这张右上角都磨得消失不少的纸片。


  已经没那么多时间再考虑了,前面就是路口,郭长城真的很担心他过了路口就转弯,与自己背道而驰。


  想到这,郭长城迅速点开微信,拨通了语音电话。


  “对方手机可能不在身边”这句话刺得郭长城眼睛发痛,他看看前面那人,不是很厚的口袋里,明明映着手机屏幕的亮光。


  郭长城觉得有股血往脑门子直冲,他似乎是赌气一样的,再次拨通。


  “哎,长城,往这边走呀。”舅妈不由分说,拉着郭长城的手转弯走进另一条街路。好不容易回次家,舅舅跟舅妈带着郭长城出来吃饭,吃过饭,舅舅要回办公室一趟,舅妈跟他陪着舅舅。


  转进街角的刹那间,郭长城手机传来震动,接通了。回头看,那个走远的人,果然也把手机放到了耳边。


  郭长城的眼睛有些湿润,但还是继续接听了。


  “喂?”


  “喂,楚哥。”郭长城尽力让自己声音保持平稳。舅妈看孩子在接电话,也识趣地离远了些。


  “哟,怎么想到打电话给我了?”楚恕之语气很轻快,就像开玩笑。


  “我,我刚刚看到你了。”


  “你在哪?我怎么没看到你?”


  “呃,我被我姑妈带到另一边的街上了。”


  “真是,都不知道来给我打个招呼?”


  郭长城语塞。他编不出理由,也不可能告诉电话那头“我看了你好久了一直没敢打招呼”


  “行吧,不为难你了。”知道郭长城的性格,楚恕之不为难。他也猜到了可能是因为自己这边人多,郭长城不认生。


  “那楚哥,我先挂了哈。”甚至都没敢等对方说好,郭长城立刻摁断了通话键。


  舅舅跟舅妈上去拿文件了,他在楼下。


  郭长城现在真的好想飞奔出去找楚哥,但他还是怂了。


  呆呆地盯着没再亮起来的手机屏幕,郭长城还是有那么些不甘心。他重新点开微信,试图解释些事情。


  “不好意思哈楚哥,我确认是你想跟你打招呼的时候,舅妈已经拉我过马路了。”


  “行了吧”楚恕之这么一句话上来,让郭长城觉得像是喉咙里吞了片钝刀,没有剧痛,就是堵得人难受。


  郭长城又噼里啪啦打了很多字,想说真的楚哥我没骗你,我其实真的很想跟你打招呼的,你别生气。又想说好久不见改天约着吃个饭好吗。


  打了很多,最后又一字不剩地删掉了。


  郭长城无力地看远处正在走近的舅舅他们,装作什么没发生,吸了吸鼻子。


 回家的时候,郭长城刻意选了那条跟楚哥家顺路的那条街。


  尽管不抱什么希望,但还是忍不住幻想,如果能遇到呢?自己一定不可以再胆小了,勇敢打个招呼,没什么。


  我心里又没鬼。


  没有什么跌宕起伏的剧情,郭长城跟舅舅和舅妈平平淡淡地走着,直到楼下。一路上,手机再没消息提示,安静得断了网一样。


  “舅舅,舅妈,你们先上去吧,我想起来有个东西没买,去那边超市买一下就好。”


  “那你注意安全啊,过马路看着点,别跟刚刚一样走个路还玩手机。”舅妈年纪也大了,絮絮叨叨得仿佛郭长城还是个小屁孩。


  


  郭长城站在超市门口,有点不知所措。


  事实上,他也不知道买什么,他就是需要一个独处的空间,一个没有人认识他的空间。


  这时候,郭长城才后知后觉地落了泪,说不清,道不明。


  一声消息提示,郭长城飞快的抓起手机,宛如落水的人抓住了颗稻草。


  “你是穿着灰色卫衣,牛仔裤,背着黑色帆布包吧。”


  郭长城迷茫的抬起头,看着橱窗里倒映的自己,以及不远处,某个一身黑的影子逐渐在玻璃上变得清晰。


  “回头,我在你身后。”






  


  


  


  


  


  


  


  


  


  

评论(9)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