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菡

一条逍遥的咸鱼写手。

【楚郭】一觉醒来楚哥发现自己成了大庆半同款黑猫{2}

      前文{1}
       “昨天什么特别的也没发生,没有任何征兆。”楚恕之简单的概括了一下昨天的经历。“那……那最近呢?”小郭很疑惑,难道现在的人没事儿就能一觉醒来变成只猫?
      
         “……”楚恕之皱了皱眉头,自己又没什么娱乐活动,平时下班没事就回家了,还能在什么毫无知觉的情况下沾上脏东西?
     
            忽然间,一串画面在楚恕之脑内闪过是件很小的事,小到楚恕之第二天醒来时一度认为那是个梦。前一阵子的晚上,楚恕之正在睡觉。正睡着,几声凄厉的猫叫声把楚恕之惊醒了。楚恕之眼皮一跳,揉揉眼睛来到窗前。只见窗外不远处有一点光亮若隐若现,但很快就没有了。楚恕之不是多事的人,见没什么事发生,便回去接着睡。
       
      “难道说,有黑猫上了你的身?不对啊……上你的身难道不应该让你在原有的外貌下表现出猫的行为吗?”一边说一遍脑补的赵云澜嘴角勾起奇特的弧度。趁楚恕之还没一爪子扇过来,赶紧躲到了沈巍的身后。
      
        “那你能回忆起当时光亮大概在什么位置吗?”沈巍唯恐两人(误)再打起来,转移了话题。“这个应该可以。”“那先去你家附近吧,看看你说的当时有光亮的地方到底是哪一片儿。”
          
          临走前,沈巍不忘记提醒赵云澜带上大庆。“诶你不是能让猫开口说话吗?”赵云澜不解。“能让猫开口说话的前提是本身得是个会说话的人。”沈巍扶额,当然这也更加方便确认眼前的黑猫确实是老楚。赵云澜无奈地把正在熟睡的大庆扛到肩上,头向一边歪去,像个落枕的。
       
          “喂混蛋你干什么打扰我睡觉!”大庆的起床气发作。“帮老楚找回人样。”赵云澜说着用眼神指了指楚恕之。刚睡醒的大庆显然脑子还是不够用,“老楚?”
        楚恕之闻言回头,“干什么?”
       “没,没事儿。”

       车上。
       “老楚,你身上怎么那么凉?比你以前还凉好多。”刚刚突然的一个急刹车让大庆没抓稳,倒在了小郭身旁,连带着碰到了小郭怀里的楚恕之。冻得大庆倒吸一口冷气。“还有小郭你,没感觉到吗?”
     
          郭长城感到奇怪,自己抱了这么久了,也没觉得很凉啊?为了求证,他揉了揉楚恕之的头,“没有啊,难道不是常温吗?”
       
         前座的赵云澜一听,也转过身,把手伸向了楚恕之,被楚恕之嫌弃地躲开了,只碰到一点毛。“哎别说,老楚你怎么连毛都跟从冰箱里拿出来的一样,你这可以当移动冰箱啊,给杯茶你捂一会儿估计可以成冰红茶。”
     
           相信如果不是距离问题+小郭抱得紧,赵云澜脸上肯定要出三道爪印,可能还带血的那种。
      
           “先到地方再说吧。很可能跟那天晚上的经历有关。”沈巍对媳妇这种作死行为十分无奈。
       
             正说着,来到了楚恕之家附近。
        

        在赵云澜的建议下,几个人兵分两路。鉴于距离那天晚上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直接找位置不一定能够找的准,因此由小郭和楚恕之先回到楚恕之家,从窗台确定那天晚上的位置,再由赵云澜通过电话与其保持联系,根据指示带着沈巍,大庆找到地方。
      
          “再往前走,到路口了右转。”
     
           如果有人碰巧路过恰好看到了这一幕,一定觉得无比诡异,一人一猫站在窗台前向外观望,那人手里拿着望远镜,放在猫的面前,空出来的一只手正举着手机放在猫的耳边,颇有种此猫在指点江山的感觉。
    
          社会猫,惹不起。
     
         “快到了,”说着那边人的路迹,楚恕之的目光落在了一堵墙上,那是小区围墙。
     
          可是那天晚上的光亮明明就是从那里发出的。
      
          墙会发光?
    
         如果说是街区的LED墙面那很正常,可摆在几个人面前的分明是一堵普通的砖墙,四周并没有什么灯。
    
          楚恕之眯起眼睛,尝试回想细节。
     
          光亮,那光并不像手电筒的灯光惨白,也不像家用照明灯,反倒是有点像……火光?
      
        当时之所以只注意到那点光亮,因为四周都是黑的,一般小区晚上十一点以后亮着灯的人家就逐渐减少了,约摸凌晨以后基本上就没什么人家还会亮着灯了。所以说,时间至少是在十二点以后。
     
          赵云澜来到楚恕之指示的地方,与楚恕之一样,除了一堵墙,就是一条经过的路,四周没有任何不寻常之处,连路边的野花野草都正常的生长着,没有被踩踏或压折。沈巍摸着墙上的砖石,轻声说道:“大庆,你过去看一下。”
   
         大庆皮球一样的体型并没有影响到它灵活的动作, 他纵身一跃 ,跳上了墙。映入眼帘的是一小圈儿模糊的焦炭色痕迹。大庆跳下来,一股糊味混着腐臭味儿钻进了他的鼻孔,尽管已经过了几天了,还是有淡淡的血腥气。
     
         大庆返回赵云澜这边,一五一十的说清自己所见。赵云澜听着,神色一凛,掏出了手机。

         “喂?老楚?”赵云澜的声音打断了楚恕之的思考,“地方是到了,我们在的墙这边没什么异常。”顿了顿,赵云澜继续说道,“但是墙后面,据刚刚翻过去的大庆回来说,有一些烧焦的痕迹,以及少量血腥味。”
         “那我们现在过去。”
          

           沈巍蹲下身,盯着痕迹看。
        “你们在干什么?”一个女声响起,是一个穿着校服的女孩儿,高中生模样。

         “诶,没什么。”赵云澜想了想,觉得还是打听打听比较好,说不定能有线索。“姑娘,能问你一下吗,这个东西是什么时候出现的?”赵云澜让出一个空,方便女孩看到。
       
        “前两天早上。”女孩很笃定。犹豫了几分钟,她迟疑地说道,“其实,一开始并不是只有这些痕迹。”
         
         “那是什么样?”郭长城赶紧问。
       
          女孩脸上浮现出厌恶的神情,陷入了不太好的回忆,“太恶心了……是一小堆烧焦的东西……大概是肉吧?因为有股很难闻的烧焦的味道,我当时差点吐了。”
        
        “啊对不起,让你想到这些”郭长城以为是自己的问题招到了女孩的厌烦,赶忙道歉。“没事。”女孩摇摇头,示意无妨。
   
           谢过了女孩,赵云澜看看时间。
    
           不知不觉,天已经快黑了。
    
           赵云澜说道:“天不早了,要不这样吧,小郭你带着老楚先回去,我还得回趟特调处看看我不在的时间里有没有什么事,顺带去图书室找找有没有什么资料记载有这种事。”
     
        “我跟你一起。” 沈巍看着赵云澜。
       “好。” 
           =========tbc==========
♤碎碎念♤
本章目测过渡章,下章就是我心心念念的小锅巴和老楚的二人世界了(误)已经差不多码好了,明天估计能早些发
为什么现在不发?
我要去看镇魂啦啊啊啊啊啊六点更的新现在还没看,憋坏我
似乎找到了治自己拖延症的方法了【扶额】不写完不许看更新🙃

评论(6)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