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菡

一条逍遥的咸鱼写手。

【楚郭】一觉醒来楚哥发现自己成了大庆半同款黑猫{3}

      前文
 
{1} {2}
✔观前碎碎念:
还好昨晚先更文再看更新
不然我肯定笑到无法打字
   =========食用愉快=========
    目送沈教授载着赵处和大庆先走一步以后,郭长城蹲下来,看着楚恕之,挠挠头,嘴唇动了几下,却没发出声。“有话快说。”楚恕之把后半句硬生生地憋了回去。
       
  “楚哥你用不用跟我一起回我家你现在一只猫独自有些不安全有我在说不定还能有个照应。”郭长城深吸一口气,一股脑地说完这一串话。
        
      ……这种事明明是自己会麻烦他,为什么被他说得跟个委屈了自己一样。楚恕之无语,但还是点了点头。
        
      “那楚哥……我抱你回去?”
        
        楚恕之一副不耐烦的表情,“快点,少磨蹭。”
        
        郭长城一脸欣喜地抱起了楚恕之,像个讨到糖吃的孩子,边走边唠叨:“楚哥你现在这个样子挺可爱的嘿,大庆他们说你成猫了体温还冷的像冰块一样,可是我觉得没差啊?而且我觉得以前也没他们说得那么冷啊,顶多比常人稍凉一些,没有那么夸张……”
       
       ……楚恕之无奈的听着小孩的唠叨,听得几乎快打起了瞌睡,心说这孩子学催眠有前途。
     
       眼皮刚阖上,一些疑问在楚恕之脑海里一闪而过。
      体温偏凉自己是知道的,平时只是稍微凉一些,怎么成了猫以后会那么夸张?夸张到“能把红茶冻成冰红茶”???而且郭长城居然一点都没感觉?
    
       镇魂灯芯还能这么用的吗?
      
       
      到了郭长城家,楚恕之觉得自己简直是来享福的,娶了媳妇一样的那种。“楚哥你饿吗我给你下去买点鱼?”“楚哥那个你用洗澡吗?我帮你?”“我给你倒杯温水?要不我用碗吧?杯子好像不是很方便?”“楚哥我好像没有废旧纸箱子可以做窝了你看沙发成吗???”
     
      事真多,楚恕之心里翻了个白眼。
    
     “一条就够了,不用挑刺的那种。”
      “我自己可以,不用帮忙。”
      “杯子怎么了?挺方便的,就杯子吧。”
       至于沙发……楚恕之看了一眼木质沙发,又悄悄的瞟了一眼小孩的卧室。“我想睡床。”
     
       “啊好,楚哥你等着我现在下去买。”
      
        郭长城一边说着,一边用本子记着。
   
         ……这个本子真是没白买。这种小事都要往上记,估计再过不久又要换新本子了。他一个月买本子不知道要多少钱?
   
       郭长城记完,便走到门口穿鞋。
   
     “谢谢你。”楚恕之基本上没怎么说过这种话,头一次说,有点不好意思。
   
        郭长城一愣,随即憨厚地笑了,“不用谢的楚哥,一直以来都是你照顾我,麻烦了你这么久,今天也终于能轮到我照顾你一次了,没事儿。”
   
        如果楚恕之是个白猫,可能他现在耳尖和鼻头已经泛粉红了。
       可惜是个黑猫,脸红成番茄也看不出来。
   

       买好鱼回来的郭长城,又开始了新一轮的问题轰炸:“楚哥你吃熟的好吗?生的对胃不好。”“我可能不太会做鱼,吃蒸的还是煮的?如果吃煮的鱼汤还要吗?”
   
         ……楚恕之深呼吸了几秒,看着郭长城期待的目光,觉得只说一句随便太敷衍了。
 
       “你开心就好。”
    
        虽然听起来好像和随便差不多。
   
        望着郭长城忙碌的身影,楚恕之发起了呆,某些心思也逐渐飘了出来。
  
       他觉得自己对郭长城应该并不像所谓的兄弟情谊那么简单。那天在办案的时候,郭长城一句“大家幸福我就幸福了”,除了让楚恕之想起自己的弟弟,更多的是心疼。这么好的一个孩子,不应该是薄命相。
   
        如果可以,他想一直守护着小孩,不求大富大贵,只求长命百岁无忧无难。
    
       正发着呆,楚恕之面前摆上了一盘清蒸鱼,淋了少许热油,粗细不一的洒了些葱姜丝,火腿肠也切成了丝,摆在鱼的周围,虽然看起来简陋,但香味还是有的。楚恕之拨开葱姜丝,正对着鱼腹咬了下去,尝起来还可以。
    
 
        才吃了几口,楚恕之的胃就感到了不对劲,一阵翻腾。

         毕竟是小孩好不容易做的,楚恕之不想拂了他的面子,想着可能是吃太急了不适应,于是放慢了速度。
    
        但还是架不住胃越来越难受,终于楚恕之没忍住,跑去厕所的马桶旁吐了个干净。
     
       一旁的郭长城惊呆了,这么难吃吗……
    
       “对,对不起啊楚哥,我显然真的不会做鱼……”
    
      “不是鱼的问题,”楚恕之抖了抖胡须,似乎在措辞。“鱼……很好,可能是我不能吃吧。”
  
        楚恕之低下了头,看向自己的爪子。突然感到头皮发麻。
  
        影子呢?
   
        瞥向旁边人,是有影子的。不是灯光问题。他试探性地走了几步,身下依然空空如也。
  
        感情自己现在不仅成了猫,还是只鬼猫?
        
        之前的一切似乎都有了比较合理的解释。为什么大庆他们说自己身上冰凉,为什么不能吃小孩做的鱼。
   

    
       “那楚哥你…现在洗澡吗?”
     
       “啊?知道了”楚恕之还在震惊于自己没有影子的事情,还没听清小孩说了些什么。等回过神来,小孩已经去开热水器接热水了。
    
        呃,鬼能洗澡吗?
    
        楚恕之硬着头皮来到了小孩旁边。看着盆中的热水,把爪子伸了进去。
   
        一切正常。
    
       他暗暗松了口气。
     
      郭长城突然跑向卧室,翻箱倒柜了一阵,找出一包棉签。这才来到楚恕之面前,把几根棉签上的棉球揪下来,搓成两个大小一样的棉团,塞到了楚恕之耳朵里。
    
       “猫耳朵不能进水,楚哥你注意点。”

        因为隔着棉花的缘故,楚恕之听得模模糊糊,但还是听懂了。     
    
        想得还真周到。
    
        郭长城又找来一个小矮凳,放上了一条干净的毛巾,做完这些以后,郭长城把楚恕之放入热水盆,便出去了。临走前还不忘问一句:“楚哥用沐浴露吗?”
     
      “不用了。”本来鬼就不需要洗澡的吧,用不着这么麻烦的东西。
    
         泡在热水里,楚恕之紧绷的神经缓解了一些,回想起这一天的遭遇。
        太精彩了。
        虽然有点吓人。
       以后小孩要是养猫,那猫一定很幸福。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楚恕之跳出盆,抖抖身上的水。看着放在一旁的毛巾,楚恕之想了一下,还是跳到毛巾上。
   
        而后他犯了难,自己一只猫,怎么擦身上?
    
        听到有动静,郭长城敲了敲门,推门而入。
    
        眼前是一只浑身是水的猫,傻愣愣地蹲坐在毛巾上,一脸懵逼地看着自己。
   
       郭长城忍不住笑出了声。
   
       在楚恕之的眼神压力下,郭长城收住笑,来到楚恕之面前,连毛巾带猫地抱起来,走向了卧室的床。
    
       坐在床上,郭长城轻轻地给楚恕之擦着毛,确定身上的毛差不多半干了,郭长城才把楚恕之放到床上,而后拿起另一套枕头被子,走向沙发。
     
       “你干什么?”
       “楚哥你不是要睡床上吗?我睡沙发啊。”
       “我有体型大到占一整个床吗?”
         …………
       郭长城非常有眼色地把枕头被子放下了。“那我先去洗澡了?”
       “噢。”有时候楚恕之挺不明白,明明他才是屋子主人,为什么一举一动都要请示自己。
   

       听着浴室水声响起,楚恕之开始环顾四周。小孩的家一点也不小孩,没有什么装饰用的小玩意,雪白的墙壁上没有壁画海报,只有一个普通的圆形时钟。桌上摞着几个本子,最上面的本子摊开着,笔筒里零散地插着几只黑笔。
    
        一股好奇心升了上来,楚恕之跳上桌面,想看清本子上写的内容。令楚恕之失望的是,摊开的这两页是空白的。
    
         心虚地看向浴室,水声还在继续。楚恕之伸出肉乎乎的猫爪,想掀到前几页。
   
         这时,浴室门突然打开,郭长城上半身还挂着水珠,下半身用浴巾围着,脸红彤彤的,仿佛做贼一样,猫着腰到柜子前,扒出睡衣,很显然,健忘的小郭同学洗澡忘记了准备睡衣。
  
         楚恕之被这突然的不按套路的变故一惊,爪起书落,啪叽一声,书落到了地上。
   
        郭长城正准备冲回浴室,听到声响,朝楚恕之的方向望去。
      
最怕空气突然尴尬。
  
      “咳,没事,我就是看到你这个本子摊开了,想合上它。”

        “噢,噢。”郭长城没心思注意那么多,在楚哥面前光着上半身出来找睡衣已经让他很脸红了,虽然他是个男的。他快速地冲回了浴室,穿好睡衣。
         出来以后,郭长城来到书桌旁边,捡起本子放到桌上。早已跑回床上的楚恕之还是不死心,用余光瞟了一眼。
   
       封面上,用黑色记号笔写着硕大的“语文”
    
        都毕业多久了???!还把这种东西放在桌上!!楚恕之内心咆哮。
      “前几天偶然找到的,随手拿来翻翻。”郭长城解释道。
    

  
      一番折腾,终于是躺到了床上。
   
        郭长城非常贴心地给楚恕之添了个枕头,并给他盖上了被子,连头都盖住了。
   
        身为猫的楚恕之夜视能力得到了发挥。被子里,小孩的睡衣松松垮垮,露出了纤细得看起来有些瘦弱的腰。睡裤是七分裤,两条细白的小腿交叠在一起。
   
        楚恕之咽了咽口水,果断钻出被窝,爬到枕头上。
     郭长城已经困得睁不开眼睛了,感觉到旁边的枕头一动,也没多管,翻个身继续睡。
     楚恕之望着小孩,也渐渐阖上眼睛。
    

     楚恕之的家也很安静,像郭长城这边一样。
     安静得,只剩下均匀的呼吸声。
   ==========tbc==========

   题目太长很痛苦。每次写标题都因为记不住题目,还要翻截图看题目是什么。

评论(10)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