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菡

一条逍遥的咸鱼写手。

【楚郭】开个滑轮车/R18


°私设两人已经在一起
°新手上路,比较紧张,可能翻车
°链接见评论

“那楚哥,晚上见。”郭长城放下电话,手心里全是因为紧张出的汗。

特调处的双休日总是美好的,只要没有突发案件。郭长城以脸红成猴屁股为代价,邀请楚恕之到家里吃饭。

虽说吃的是晚饭,午休过后,郭长城便张罗起来。超市选好的菜,再筛选一遍,所有的调料都尝一下确保没有变了味儿的,锅碗瓢盆检查一下有没有污渍,电磁炉油烟机确认一下有没有毛病。最后,郭长城拎起那个放在角落不知道多久的围裙,一路小跑到了阳台,抄起个盆,接了些水,把围裙摁在水里一顿猛洗,然后麻利儿的把围裙晾在了窗外。

嗯,今天太阳这么好,楚哥来之前肯定能晒干。

眼瞧着快到五点,郭长城这才无比头疼的发现,没有盐了。

为什么刚刚能想到检查调味品有没有变味儿,就没想到顺带看一眼有没有什么缺少的???郭长城捶胸顿足,得,又要下楼一趟。

楚恕之看着太阳西斜,约摸着时间差不多了。两手揣着兜就大步流星地出门了。

来到郭长城家楼下便利店,楚恕之脑壳突然灵光一闪——是不是该带个什么礼物?两手空空的,好像不太好。

楚恕之摸摸口袋里,幸好有钱。转身走向了便利店。

兜兜转转一大圈,依旧不知道买什么东西。

正发着愁,楚恕之看到了不起眼处的一个小货架。上面花花绿绿的盒子瓶子,小架子上面杜蕾斯的高清广告纸有些摇摇欲坠。

楚恕之眉头一跳。

快速地拿了瓶润滑液和一盒套子,楚恕之便直奔收银台。结过账,楚恕之便把东西丢进了自己宽大的口袋。

“楚哥,你也在啊?”小郭同学的声音一响起,楚恕之差点没接住零钱。“买什么呢?”

郭长城捏着一袋子盐,来到收银台前。

“烟。”楚恕之佯装镇定,趁他还没到跟前,赶紧把零钱又塞回收银员手中,指着玻璃柜里的烟。“那个黄盒儿的,要一包。”

收银员一副我都懂的样子,立刻顺着楚恕之手指的方向,把那盒黄色包装的烟拿出来,递给楚恕之,为了配合表演,收银员双手把多出来的那部分钱递还给楚恕之,并字正腔圆地说道:“先生,您的零钱。”

两人从超市出来,郭长城很意外:“楚哥,你还吸烟啊?”“啊,啊。”楚恕之答到,心想小兔崽子万一来一句“借个火”自己一定要先下手为强,给他一记爆栗,小小年纪不学好。

“吸烟对身体不好的,楚哥你少吸点。”郭长城说着说着就开始滔滔不绝,“每年都有好多人因为吸烟死于肺癌,上回我还看到个报道说……”

“好好好。”楚恕之一面应着郭长城,一面兜里摸着刚买的俩玩意儿。

刺激。

晚饭过后。

楚恕之来到正在洗碗的郭长城身后,抱住了他。

https://m.weibo.cn/5171361764/4259123694969555



给郭长城清理好以后,楚恕之好像睡不着了。

安顿好已经睡熟的人,楚恕之来到厕所,轻轻摁住锁,

慢慢的向左拧,避免发出声响。

确认锁好以后,楚恕之掏出烟,捏碎了爆珠,叼在嘴里,点燃。

茶香顺着烟嘴儿飘入口腔,楚恕之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吐着烟雾,一幕幕如同电影在脑海中放过。
末了,楚恕之抽出一张湿巾,灭了烟,小心的折成几折,确认包的严实以后,丢进了垃圾桶。

蹑手蹑脚地开了门,楚恕之站在阳台,通了十多分钟的风,确认身上味儿不大了,才回到卧室,坐在椅子上,

看着床上人的睡颜,忍不住勾起嘴角。

真是好看。
【完】


评论(17)

热度(5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