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菡

一条逍遥的咸鱼写手。

【楚郭】The car shock[车,R18]


°开车总是用各种车为题目,不好不好

°所以我打算换一个题目风格

°所以怎么样满意伐?【一板砖被拍飞】

°老地方,微博链接评论区走起

“楚哥……”郭长城开着车,时速30km/ h。

“别磨磨唧唧的,快开,你当开电动车呢?”楚恕之不耐烦地打断了郭长城。

“可是这样不好……”郭长城声音越来越小。

“愿赌服输。”

郭长城肠子都悔青了,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跟楚哥打赌。赌就赌,还赌得那么脑残。

事情要从前天说起。

赵云澜和沈巍又闹别扭了。

起因已经无从得知,特调处的人只知道,昨天中午赵云澜买了个搓衣板,屁颠屁颠地跑到了沈教授办公室,搓衣板往地上一扔就准备下跪。

沈教授心多软,眼疾手快地拦住了赵云澜,并且用异能把搓衣板断成了两截儿。

好吧,心软是看对象的。

可问题就在于,楚恕之在这件事儿上跟郭长城打赌,赌谁先去认错,筹码很老套,输的人答应赢的人一个要求,不能拒绝。

事后郭长城非常想给当时的自己抡上一锤子,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押沈教授先认错?

“停车。”楚恕之打断了郭长城地脑内自我反省。“我开,照你这速度天黑了也开不到。”

郭长城怂巴巴地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不安地抠着手指。

https://m.weibo.cn/5171361764/4260729676545324

The car shock 3

郭长城醒来时,视线里是熟悉的房间,让他一度怀疑自己是不是只是做了个春//梦。不过,身上深浅不一的吻痕和酸痛的腰让郭长城打消了这个想法。

“醒了?”楚恕之进屋,坐在床边,揉了揉郭长城的头发。

“起来吃饭。”


——————————————————
[时间拨回赵云澜和沈巍吵架的第二天上午。]
“赵处,跟您商量个事。”楚恕之坐在赵云澜的对面,旁边放着个用黑布包起来的东西,翘个二郎腿,嘴里叼跟烟,要多不正经有多不正经。

“放。”才跟沈巍吵完架又不知道怎么解决的赵云澜心情十分不爽。

楚恕之突然放下二郎腿,靠近桌子,半只烟随手摁在了烟灰缸中。“我觉得这事儿确实是您不对。”

“我知道,我在想怎么办。”赵云澜有些抓狂地挠挠头。

“这不难,您只需要按我说的做就成,道具我给您。”楚恕之说完,把黑布包裹着的东西放在桌面。
赵云澜疑惑地打开,里面是一个搓衣板。

“您只需要抱着搓衣板到沈教授面前,作势要跪,沈教授那么心疼您,肯定不会让您难堪。”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秒懂的赵云澜摆摆手,“别一口一个‘您’了,听着都起鸡皮疙瘩。”

“行了,告辞。”达到目的的楚恕之没有在意赵云澜的吐槽,心满意足地打开办公室的门离开。

评论(14)

热度(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