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菡

一条逍遥的咸鱼写手。

【楚郭】小锅巴的疯狂淘宝

°剧版原著设定都有

⁰两人还未在一起,甜甜的双向暗恋

⁰小甜饼,4000一发完




赵云澜蹦蹦跳跳地走进了特调处的大门,一个箭步飞跃到桌子上,整个过程堪称行云流水,比大庆还熟练。

祝红嫌弃的白了赵云澜一眼:“怎么着?中彩票了?”

“你瞧瞧你说的这叫什么话,”清了清喉咙,赵云澜放开嗓门:“这周三周四周五三天咱们出去学习考察啊!目标龙城最高的那座山!”

“学习考察有什么值得开心的?”深受寒窗苦读十几年荼毒的郭长城很不能理解,一向懒得冒烟儿的赵处为什么会对学习这么感兴趣。

赵云澜一脸“你不能理解我”的痛心疾首脸,跳下桌,甩甩不存在的衣袖,背着手走上了楼。

“他的学习考察说白了就是找个地方找乐子,苯。”

“啊?”

“给你机会带你出去玩,相当于放假三天。”楚恕之敲了敲郭长城的脑袋,“没水声儿啊,怎么那么不好使呢。”

被嘲讽的郭长城委屈地看着楚恕之的后脑勺。忽然,脑袋里闪过一个想法。

“楚哥,山上昼夜温差大。”

“啊,所以?”突然的话题跳转让楚恕之摸不着头脑。

“所以……如果你穿这身衣服,晚上可能会冷。”

“……”楚恕之很想告诉郭长城,作为尸王,其实不是很需要在意这个。

“所以,楚哥我给你带件衣服好吧?”

“……”楚恕之看着小孩儿眼底亮晶晶的,一副纯良少年的模样,“你想干什么?”

“不干什么呀,就是……”

“哎,人家小郭这不是关心你嘛,明知故问。”祝红的声音恰到好处地打断了两人。

“我其实就是觉得楚哥老是穿黑色太单调想看楚哥穿别的颜色!”被戳中内心的郭长城口不择言。其实两者都有,但出于本能的,郭长城立刻否认了祝红的说法。

“哎哟……”祝红有些不自在地摸摸鼻子,看看表,“快下班了,我先走一步!”

虽然离下班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

盯着郭长城发红的耳朵,楚恕之感到有些好笑。“行啊,你能挑件让我合眼的,我就穿。”虽说心里有点失落吧。

“好!”像是受到鼓励一样,郭长城动作敏捷地打开电脑,摁亮手机,两个屏幕都点向了某购物软件。

……你要是能遇到危险的时候也这么敏捷我不知道要省多少心。楚恕之暗地里吐槽着,眼光却一直瞟向郭长城的屏幕。

只见满屏的花花绿绿的衣服,其中一个甚至是浅粉色渐变的卫衣。开玩笑,哪怕再被人格分裂传染一次,他也不会选择那样的衣服。

联想到某些不好的回忆,楚恕之龇牙咧嘴地威胁起郭长城,“喂,你要是敢给我挑第一行第二个那样的衣服,”顿了顿,楚恕之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接下半句。难不成揍他?怎么可能。

“啊?”郭长城疑惑的眼光已经看过来了,惊奇楚哥原来这么久一直在窥屏的同时,也有点儿好奇后果。

“……你试试。”

“我,我保证不会。”郭长城认真的思考了一下,拿起旁边的日记本,一本正经地记下两行字。

楚哥不喜欢粉色,可能也不喜欢卫衣。
要避雷。

下班已经半小时,楚恕之看着依旧没准备走的郭长城,悄无声息地来到他的身后,双手撑在桌面上,把小孩儿困住,然后微微低下身子,靠近不知所措的人。

“楚哥?”郭长城还没反应过来,便听到了电脑关机的声音。

“呆鹅,你准备晚上住这了?”楚恕之抄起郭长城的黑色背包,拽着郭长城离开了。

郭长城庆幸自己有随手收藏的好习惯,要不然楚哥这一关,天知道明天还能不能找到。
神游了很久,郭长城才意识到自己的手被楚哥攥着走很久了。
慌乱的甩开手,“那个,手被包着很热……”明明很正常的事,被郭长城解释得像是犯了什么错在道歉一样。

“噢。”楚恕之也发觉,好像拉着郭长城的手走了很久,手心儿都出汗了。






夜半,楚恕之是被不间断的手机消息铃声震醒的,他以前夜晚十点以后都把手机调成静音,唯独今天忘了调。

点开微信,二十条未读消息。一条叫楚哥,一条问在不在,十七条商品截图,还有一条解释性地说明,知道楚哥晚上手机是静音,所以发了没打算能立即有回复,醒了以后记得看就好了。

……如果可以,楚恕之现在非常想把郭长城的手机没收了。这么晚不睡觉,就因为自己随口一句让他挑个衣服?

楚恕之抓了抓头发让自己清醒一点儿,扫了一眼那些衣服。看得出来,小孩儿是在努力猜测自己的审美。衣服都是比较简单的款式,没有什么花里胡哨的装饰,除了有一个口袋非常多的,大概是想到了自己那件有一堆口袋的上衣。还有的不是截图,而是在商店拍的。

“你先睡觉,明天我再告诉你。”一来脑子没完全醒的楚恕之面对这么些个好像都还不错的选项,挑出个合意的确实不容易,二来楚恕之想让郭长城早点睡,别在折腾了。

郭长城立马乖乖地回了一句“好的。”随后便再没有正在输入了,好像真的去睡觉了。

楚恕之满意的把手机撂到一边儿。虽然被吵醒了,但出于某些考虑,楚恕之依然没有关静音。

手机再没有响起过。


直到第二天早上七点钟。

周末的七点钟,楚恕之基本都在睡梦中。

但他又被吵醒了,而且不是被闹铃,周末是没有闹铃的。

又是五条消息。全都是衣服的截图。

楚恕之脑子再怎么混沌也能知道这肯定是小孩又挑的,八成是以为自己不满意,又找了一些。

截图有一点不好,会截到手机时间。五个截图,从两点到五点。

而且郭长城摆明了给两人留有余地,这五件里面有三件黑色的,其中一件跟楚恕之现在身上穿的这件非常的相似了。意思很明确,如果真没有喜欢的,就选个黑色的吧。如果黑色的也很难看中,就选那个跟自己现在这件最相似的吧。

如果这是个漫画,楚恕之脑门儿估计被井字号排满了。

楚恕之从来没想到过,郭长城能疯狂到挑衣服挑一个晚上。虽然是为了自己吧。

实在是让他不知道怎么冲小孩儿发火。

“楚哥,如果还没挑中的今天再去商店看看?”又一条消息提示把楚恕之从怒火的边缘拉回来。

“你在家?”

“嗯。”不然我能在哪?


十几分钟后,一阵敲门声打搅了郭长城在购物软件中遨游。

一打开门,映入楚恕之眼帘的便是顶着两个黑眼圈的郭长城,连过来开门手里都抓个手机,简直像个网瘾少年。

楚恕之当即抢过手机,捞着小孩儿到了床边。

“躺好。”

“楚哥我还没挑完……你再等一小下,我还能再挑,保证挑到让你满意的。”

楚恕之强压住了爆粗口的想法,看着郭长城发白的脸色,这时候再发怒,那他实在太禽兽了。

“你挑的那些衣服都可以,哪件我都可以接受。”顿了顿,楚恕之继续说道,“你现在要做的是休息,中午饭我来,你只管睡到午饭就行。下午不要睡太久,今晚我要在你家住,看着你睡,敢十点前不睡觉,”说到这,楚恕之再次卡壳了。

“我一定不会!”郭长城非常有眼力见儿的赶紧接了话。

“现在,睡觉。”

“不是,等一下……”
“赶紧睡!”

“楚哥你把手机给我一下我现在买免得到时候要走了货还没到!”不给楚哥打断的机会,郭长城一口气说完了。

……又过了十来分钟,郭长城满意的放下手机,抱着枕头背对着楚哥睡着了。




确认小孩儿睡熟了以后,楚恕之带走了小孩的手机,把网线拔掉一并揣兜里出了门。

楚恕之不习惯网购,他更习惯直接到店里买。
从城东的商业街转到城西的各类专卖店,楚恕之终于选好了一个棒球帽,一双鞋。
他尽可能的以一个二十多岁阳光朝气蓬勃青年的眼光,艰难的在一堆东西里挑出了最适合郭长城的。

拿好东西,看了眼表,已经十一点半了。
考虑一番,楚恕之到就近一家餐馆里,点了几个口味比较清淡的菜,打包带走。


大包小包的拎着东西回到了郭长城家,楚恕之摸了摸兜。

惨了,没有钥匙。

到底是敲门还是不顾角落的摄像头直接穿门而过?

经常自诩无所不能的尸王,看着紧闭的门,陷入沉思。

————————————————————

小剧场

1.出发的日子。

“领导,您下次出来玩能不能先看看天气预报?”林静一边开着车,看着瓢泼大雨砸在车玻璃上,不禁哀嚎。
“我看了啊,我特地挑的雨天。云雾缭绕,多好。”赵云澜靠在沈巍身上,悄悄的打开手机天气,心里痛呼,完了,这几天真的都有雨。

2.到了山脚下,雨小了一些,但还在淅淅沥沥,众人停车休息一下。

祝红揪着林静的领子下了车。过了一会儿,两人回来了,林静浑身湿透,祝红身上湿了一点儿。
“姑奶奶,照相的是你,拍照的是我,为什么不让我打伞?”
“为了避免你因为拿伞影响状态。”
“我……”在祝红的眼神示意下,林静闭了嘴。

3.但是林静想起刚刚那一幕,真的太喜感了。祝红撑着伞,找到一个好位置,深吸了一口气,壮烈地把伞一收扔到镜头以外的地方,淋着雨,摆好了姿势——仰望天空,双手放在腰上。扯着脖子对林静喊——“就是现在快拍!多拍点儿!角度要不一样的!腿要长!”

4.“咔嚓——”一个短发美女仰着脖子好似天鹅的表情包就这样拍下来了。

5.当然林静悄悄藏起了这张照片,他确信早晚有一天用的到√

6.令楚恕之意外的是,郭长城除了给自己买了个白色外套以外,还买了两把伞,一把同样给了自己。伞面是手绘风格,寥寥数笔,几种颜色,勾勒出一片山水。

“唉小郭,送伞多不吉利啊,谐音‘散’呐!”林静的嘴又痒痒了。

楚恕之还未出手,走在前面的赵云澜反身就是几巴掌,当然了没有打在脸上。“说什么玩意儿呢你?找打是吧?”
大庆和祝红也参与了教育林静的活动中,“成天净瞎讲什么呢?咱们这是科学时代!要相信唯物主义!”

大庆可能忽略了,无论是他还是汪徵桑赞,早就脱离了唯物主义范畴。

科学时代的唯物主义好青年郭长城看着楚恕之,“楚哥我不是这个意思……”
“知道,别听林静在那胡咧。”楚恕之摸着伞面的花纹,又捏捏郭长城的脸,“伞挺好看的,我很喜欢。”
转过身不看小孩儿爆红的脸,楚恕之来到林静面前,准备进行最后一击。

7.给楚恕之和郭长城照相的时候,楚恕之示意两人撑一把伞就可以,让郭长城把手中伞给了大庆帮忙拿着。自己撑着伞,搂着他的腰。

郭长城没有挣扎,乖巧的看着镜头,笑了,伞上的云雾图案与两人身后的水天一色仿佛融为一体。

霎是好看。

评论(13)

热度(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