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菡

一条逍遥的咸鱼写手。

【楚郭】沙雕小段子

⁰让我们一起恭贺耽//美作家小锅巴C位出道√



1.楚恕之是在微博上注意到这个人的。
起因是几张照片。
作为画师,没有灵感是常有的事,特别是像楚恕之这种经常宅在家的,没有山水画家出门寻景的经历,没有什么特别的故事能够画成条漫。
为此,楚恕之想到一个“歪招”。
多刷微博。
俗话讲,高手在新浪。从山川名景,到街拍摄影,什么都能找到,毫不夸张的说,有时候照片里主人公的一个眼神,都能让楚恕之联想到很多,进而找到绘画的素材。
于是乎,几张自拍就这样蹦入了楚恕之的视线。
照片上的人白里透红的脸,穿着奶白色的薄毛衣,头发略微凌乱着,一双干净清澈的眼睛看着镜头,没有惊艳到让楚恕之一看就脸红心跳,却让他看了很久都舍不得退出,直到收到催稿电话。
向编辑保证“下周之前绝对交稿”以后,编辑满意地挂了电话。
楚恕之连忙继续点开刚刚的自拍,唯恐被电话这么一打搅就找不到了。好在,界面还在,没有掉。
顺藤摸瓜找到那人的微博,知道了名字——郭长城,自我介绍非常剪短,只知道是个写手,并提及了一句:“更多文章移步lof。”


2.楚恕之选择性遗忘了对编辑的承诺,花了一个晚上的功夫,把郭长城的文章从最开始的一章扒到了最新更的那篇。
文章多是些中长篇的小说,或是言情,或是灵异。不过研究一番,楚恕之不难发现,灵异类的热度相对其他而言并不高,问题比较一目了然,多数时候某些场面该细致描写的时候,往往却是一笔带过。相比之下的言情类,详略得当,能让读者冒粉红泡泡的场景,郭长城一定写的让人满脸姨母笑。
楚恕之突然有种想引起此人注意的念头。几乎是想当然的,他选择了“画同人”。
在楼下的鸡第三次打鸣的时候,楚恕之蹦下床,冲了杯无糖无奶的冰咖啡一饮而尽。随后坐到电脑桌前,打开了绘图软件。
理想非常的完美,但真到选材时,楚恕之才头疼的发现,郭长城的文里,cp几乎都是男女,但楚恕之基本只画男的。



3.楚恕之翻箱倒柜地找出了自己当初练习时候买的教程,照着教程像个新手一样尝试着画女生。
在手残了五张以后,第六张时,楚恕之终于画出了一幅自认为像样的同人图。满心忐忑地打上了tag,艾特了郭长城,楚恕之再也熬不住了,手机扔一边儿,倒头就睡。



4.一觉醒来,夜半三点。
打开lof,还没来得及看通知,首页的关注里,赫然就是自己那副熟悉的同人图。定睛一看,是郭长城的转载,还附带了几个小红心作评论。
“谢谢喜欢。”楚恕之在下面评论了一下,很快就收到了郭长城的回复,简单的自我介绍以后,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开了,郭长城回复地速度很慢,慢得让楚恕之怀疑,这样的打字速度,得多久才能出一篇文。
如果lof能像微信一样,估计楚恕之就没有这样的怀疑了,因为他可能会看到聊天框里不间断的“对方正在输入中”。

5.“楚哥,你每天都要花这么多时间网聊吗?”而且是跟一个深更半夜加上的人,一个才成为好友不过几个小时的人。作为社交恐惧症晚期并且没得治的人,郭长城表示,这样的尬聊他实在应付不过来。
……收到这样一句话的楚恕之尴尬地摸摸鼻子,翻看了聊天记录,发现自己好像确实有点太急了。
毕竟有谁才加好友就开始吧啦吧啦自己昨晚吃了什么干了什么试探对方有没有对象。


6.一来二去的,随着画的同人图数量增多,楚恕之甚至快习惯了郭长城的转载+小红心。被“翻牌”的次数多了,楚恕之胆子也大了,一不做二不休地,本着不怕被人怼的心理,他干脆画起了性转,原作里娇俏的女孩子被楚恕之画成了像小白兔一样的男生。


不同于以往一发就有秒赞,过了好一会儿,才有稀稀落落的几个赞。
一天时间过去了,收到的小红心仅有以往的二分之一,并且,连郭长城也没有赞。



7.郭长城虽然没有赞,但很快就更新了一篇文,是个全新的故事,不同于以往的男女主,这次只有男主,没有女主。
如果强行找女主,大概要把那个全篇下来唯一没有对象,短发高个儿御姐气场的女生当成女主……
了吧。

更耐人寻味的是,那对儿cp的设定,跟楚恕之新画的所谓“同人图”相似度极高,就差一人一个人物介绍了。





8.除了文风以及设定的大改变,楚恕之更发现,郭长城学皮了。
具体表现在,月黑风高的一天晚上,楚恕之照常打开lof,发现郭长城半小时前更新的一篇文。
题目很简单,只有一个字。
车。
下面的评论倒是不少。有说好吃的,有夸郭长城神仙的,有调侃他学坏了的。
??车能吃??楚恕之满心疑惑,点开了全文。
文章内容也很简单,只有一行带着下划线的字。“戳我上车”
点上那四个字,自动跳转到了微博的界面。这条微博也奇怪得很,只有一张裂了的图。
返回lof,楚恕之一条一条地看着评论,反倒是越看越糊涂。

直到看到最后一条。
“恭贺耽//美作家小锅巴正式出道。”

评论(15)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