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菡

一条逍遥的咸鱼写手。

【楚郭】Momo什么的不存在的

⁰谨以此文送给被空间里momo吓到的小可爱们。小锅巴也和泥萌一样被吓到了呢





祝红发现,今天的郭长城,很不对劲。

平时在特调处待着的时候,郭长城的电棒从来都是安安静静地在小黑包里躺着,有时一整天也不见得会拿出来。

然而今天,郭长城无论干什么,总有一只手攥着小电棒,连上厕所,都要揣在兜里。

最过分的是,当祝红发了一张自拍在朋友圈以后,郭长城“嗷”的惨叫一声,电棒喷射而出的火花差点烧到了手机。

假设其余的不对劲,祝红都可以归结为“小郭没休息好,精神不太正常”。那么他对着自己照片惨叫的行为,无疑是对自己长相,照相技术,修图技术的最大蔑视。

祝红颇为不爽的再次看了一下自己的照片,双眼皮大眼睛,小嘴唇,多么楚楚动人勾人心魄,多么沉鱼落雁闭月羞花。

“哎,小郭你怎么回事?对姐的照片有意见吗?”

郭长城扭过头,煞白的脸色让祝红差点崩溃。自己的照片难不成丑得把他吓成了这样???

“红姐……你知道momo吗……”

“陌陌?行啊小郭你,又准备找相亲对象啦?”一旁的大庆一听,两眼冒着八卦的绿光。

楚恕之斜眼看着大庆,后者知趣的闭了嘴。

“我,我口头撤回,刚刚什么都没讲。”

“不是……”郭长城急得额头直冒汗。说着,颤颤巍巍地打开了手机,因为手抖的缘故,几次都没输对密码。

又捣鼓一阵,郭长城终于打开了微信,翻到了一张图。

“呕……这女的眼睛,大得过头了吧,这谁啊PS技术这么硬。”祝红一直以来也知道,自己的照片眼睛是比实际大了一些,但见到这位小姐姐的照片,他只有自愧不如的份儿了。

“嚯,祝红,我再也不吐槽你自拍修图过火了。”林静也啧啧称奇,这小别致长得真东西。

“她说,她知道我所有事情,还说让我听她的指示完成任务,不然今晚三点就要来找我……”

“嗬,谁这么大胆子,敢这样指使特调处的人?”楚恕之也按捺不住好奇,来到了郭长城旁边,一来就看到了这么高能的一张照片。

“你什么时候加了这么个玩意儿?”大庆也觉得奇怪,这是什么操作啊?

“我没加她啊……就昨天晚上半夜三更,我手机突然响了,也不是平时的铃声,而是一个女的咿咿呀呀的唱戏,再点开微信就多了这么个……女的”郭长城犹豫半天,才从自己少的可怜的词汇量里扒出来一个词称呼这个不人不鬼地东西。

“那她给你的任务是什么?”祝红问道。

这个问题似乎戳到了郭长城,只见郭长城原本惨白的脸上,硬是浮现出一抹非常不自然的绯红。

楚恕之显然也注意到了小崽子的不正常,夺过郭长城紧抓着的手机。

“呵呵。”楚恕之从喉咙里挤出这两个音节。“她是活腻了?”

郭长城缩着肩膀,没敢出声。

“今晚到我家。我倒要看看不执行任务她敢怎么样。”

“哎,到底是什么任务啊?”祝红伸长了脖子想看。

“没,什,么。”楚恕之几乎是咬着牙说出的这句话,说着把郭长城的手机摁灭,塞回了他的口袋。随即回座位收拾包,从桌子抽屉里挑挑拣拣的选出了一把符纸,分门别类地放进钱包。

“下班了,走。”楚恕之大步流星地往门口走去。

郭长城看了看墙上的时钟,还有半小时,不过赵处早就已经溜了。

走到门口,楚恕之依然没有听到该有的追上来的小碎步声,不由得站定,回头,正好对上郭长城的眼睛。

郭长城没再多想,抄起包就跟了上来。

“这叫个什么事哟……”祝红摇摇头,继续查看自己的历史自拍。刚刚那女的虽然照片恶心,但滤镜看起来似乎不错,值得借鉴。

蓦地,祝红肩膀一重,一只手搭上来,手的主人跟她说起了悄悄话。祝红听后,睁大了眼睛。

“疯球了,真是疯球了……”





郭长城从跟上楚哥开始,就浑身不自在,脑子里止不住地回想那个“任务”。

说直白的,那简直不是个任务,更像是一篇小黄文。

开什么玩笑,他宁愿半夜三更被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找,也不敢那样干。

在深街陋巷里壁咚并且上楚哥,借他十个见鬼的胆,他也不敢的。



然而说归说,真到了“快要见鬼”的时刻,郭长城还是忍不住假设要不要现在把楚哥捞到楼下那条街上把任务执行了。

脑补些不正常的画面,郭长城的脸又红了。

“呆鹅,瞎想什么呢。”楚恕之拍了拍郭长城的后脑勺,暗叹小孩还是太胆小了,这么个小事也能吓成这样,脸都紧张得红成猴屁股了。

“楚哥我什么都没瞎想!我不会去执行那个任务的你放心!”

……楚恕之觉得郭长城头上顶着一句硕大的“此地无银三百两”

“行了吧,”楚恕之摆摆手表示不在意,想想又补充道,“这货是不是搞反了,这种‘任务’要说也应该是发给我。”

“……”

这么一插科打诨的功夫,两点五十九了。

郭长城屏气凝神,盯着手机屏幕,他突然特别希望此刻能有什么意外,让自己的手机损坏得没法接受消息。

希望归希望,现实总是不尽人意的。

当他看到新消息提醒时,整个人都要抖成筛糠了。





“可以呀?我找了这么多人,你可是头一个敢违背我的。”

“这么想见到我呀?”

“真是的,既然你那么想,我就满足你吧?”

“在此之前,让你的手机先给你来一段音乐,怎么样?”

郭长城吓得整个人都呆愣了。

楚恕之见状,赶紧把小孩拉到了怀里。

“我在,不用怕。”

“楚哥……”郭长城本就不强壮的神经再也扛不住了。他把手机扔的远远的,像八爪鱼一样抱紧了楚恕之。像倒豆子似的,一番话不过脑的就通通讲了出来。

在这诡异的背景音乐中,郭长城声泪俱下地感谢楚哥这么久以来对他的照顾,并为自己没什么用经常帮不上什么忙道歉。

“楚哥,”郭长城抓紧了楚恕之的帽子。“其实我挺希望她不是找我而是找你,”此话一出,楚恕之愣了。

“我希望她能像你说的那样把任务发给你,然后你再像她布置的那样对我……”

楚恕之废了很大的功夫,才理解过来郭长城在讲什么。

噢……小孩在希望自己办了他?

楚恕之突然没了应对灵异手机的紧张感,安抚着郭长城的同时,手顺着郭长城的脊柱向上摸,像是抚摸猫科动物那样。

郭长城一僵,抬头对上楚恕之复杂的眼神。

鬼使神差的,郭长城咬了一下楚恕之的嘴唇,又像做错事一样的看着他。

让人发毛的背景音乐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只剩下房间里两人微喘的声音。渐渐的声音越来越大,伴随着的不再只有喘息,还有肉体碰撞的声音,以及某个哭红了眼的低声求饶的声音。



郭长城和楚恕之才踩着下午的上班点,到了特调处。

“你们这捉鬼捉的时间有点长啊。”赵云澜听祝红八卦了昨天的事情,忍不住调侃到,“怎么样,捉到了没?”

“就是就是,小郭你的事儿办成没?”大庆也问到。

“事?什么事?”郭长城对这个问法有点反应不过来。

大庆脸色一变,又连忙陪笑到,“就是那个momo嘛,她给你的任务你执行了吗?”

“呃……”郭长城语塞,“没,没事了,多亏楚哥,谢谢大家关心。”

“嗯,那是个怨灵,也就骗骗人的功夫,没什么翻天覆地的本事,很快就被收服了。”

“不是吧,还真有鬼?”林静惊叫了一声,引来大庆祝红的怨视。

“嗯?”楚恕之灵敏的捕捉到了这仨不正常的反应。

在楚恕之的威胁下,林静打开了电脑,满屏的乱码,以及右上角momo的图片。

“哥,大哥,你听我解释,”林静咽了口水,试图做最后的挣扎。

“这都快七夕了你俩还是没动静我们比较操心着急而已就出了这个办法想让你俩早点成事嘛!”林静被追得满屋逃窜,边逃边辩解。

而一旁的众人,早就拉着小郭坐到了安全地带,磕着瓜子欣赏这出追狗大戏。

至于林静是什么狗?当然是单身狗啦。

——————————————————————————
⁰在此,提前祝大家七夕节快落,虽然没有对象,但是有手机啊~
⁰当然,已经脱单的,祝99哟~

评论(10)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