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菡

一条逍遥的咸鱼写手。

【楚郭】耳机风波

  ⁰配合前文
深藏功与名
  食用,可能会更佳(也可能不会。)

  
作为标准的社交恐惧症患者,郭长城从来都是耳机不离身。

  这个习惯从他小时候就有了,从他拿到第一个MP3开始。郭长城打小就不爱说话,大人聚餐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坐在旁边,不声不响地听着歌,看着远处发呆,也不知道脑袋里在想什么稀奇古怪的玩意。

  小时候如此,上了大学依旧如此。郭长城干过的最无聊的一件事,就是曾经一个人揣着两个硬币,从公交车首站上车,坐了一个来回,耳机塞在耳朵里,直愣愣的看着窗外。热心的公交车司机在他下车前还语重心长地安慰他,年轻人要向前看,天涯何处无芳草。搞得小郭同学一脸懵逼的同时又面红耳赤,从那以后再也没这么干过。

  进了特调处以后,郭长城带耳机的次数便明显少了。少归少,上下班一个人在路上,还是要用的。

  再后来跟楚恕之在一起以后,耳机用得更少了。可即便如此,郭长城依然没有放弃随身带耳机的习惯。

  楚恕之一开始还觉得很奇怪,直到有一次出于好奇,从郭长城耳朵里抢过来一只耳机,放进耳朵,不由得噗嗤一声笑了。

  这孩子压根儿没在放音乐,也不知道塞个耳机是为了干什么,防止灰尘进耳朵变耳屎吗?

 时间久了,久到楚恕之都习惯了。

  直到有一天,楚恕之醒来时,发现郭长城一脸阴郁地看着自己。

  楚恕之花了很长时间,确认自己昨天没有惹他生气,确认昨晚没有太用力把他弄伤,确认自己最近没干过什么出格的事,不,是从来。

  “笨蛋,怎么了?”

  郭长城没做声,把手里的东西递到楚恕之面前。

  一条断了的耳机线。

  楚恕之又花了一会儿功夫,第n次在脑海里搜刮全部记忆,确认不是自己搞的。

  “怎么回事?”

  郭长城委屈地指了指角落里正在酣然大睡的狸花猫。猫咪偏还什么都没干过一样,悠然地翻了个身,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嗨,多大的事儿。”楚恕之摆摆手,“再买一条就好了。”

  “可是这条耳机我用了很久的,掉水桶里过也没问题,还能接着用。”郭长城懊恼地挠挠头,“而且,这还是舅妈给我买的生日礼物。”

  ……敢情是和这些过不去呢。楚恕之大大咧咧地揉揉小孩头发,“既然是送的生日礼物,那就好好收着放起来吧。这么久了,你舅妈不会注意到这些的。至于耳机,我再给你买一副,行了吧?”
  郭长城面上是答应了,但依然有些气鼓鼓。

  “行了,你也别生气了,这事儿要说你自己也有责任,谁让你不放好呢?”

  郭长城低头想了一下,似乎也是这个理儿。

  

  当天晚上,郭长城就拿到了楚恕之送的新耳机。扁宽的黑色耳机绳,耳机上面印着小小的银色骷髅头,倒也让对耳机没什么审美的郭长城从中觉察到了那么些许美感。

  接下来的一星期里,楚恕之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含在嘴里怕化,捧在手里怕摔”。

  然而不是对着自己,是对自己的耳机。

  郭长城的优点是听话,缺点就是太听话了。楚恕之随口的一句“谁让你没放好呢”,让郭长城记到了现在。

  所以才会有郭长城洗澡洗到一半突然裹着浴巾就出来,在楚恕之惊异的目光中麻利的把桌上的耳机塞回抽屉,又回去接着洗,留下没能得逞的狸花猫和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楚恕之在那里凌乱。

  所以才会有郭长城困得眼睛都闭上了,又起来检查一下耳机有没有放好。

  所以才会有昨天晚上,郭长城因为着凉,哼哼唧唧地躺在床上休息,楚恕之端药进来的时候郭长城突然一个鲤鱼打挺的坐起来,问“楚哥我的耳机放好了吗?”

  这叫什么?

  垂死病中惊坐起,你的耳机在哪里。

  垂死病中惊坐起,你的耳机没放好。

  楚恕之的脑子里没头没脑地飘过这么几句话。

  

  在郭长城堪称变态的保护措施下,楚恕之送的耳机艰难的度过了一星期。

  第一星期零一天的时候,意外还是发生了。

  这天休息,郭长城一大早去超市买了很多菜,从上午开始忙活,临近中午,终于搞了顿看起来非常不错的“烛光午餐”。

  幽幽烛光,照不亮他缺的心眼儿。

  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只留下崭新的耳机躺在沙发上,不染一丝灰尘。

  要不然看到露出来的铜线,郭长城还真以为这次运气好发现的早,耳机还没坏。

  惹祸的小畜生跳上餐桌,准备吃两人的剩饭。

  徒留郭长城呆坐在沙发上,看着耳机的尸体。

  这次不仅是郭长城情绪不行了,连楚恕之都有点抓狂。

  楚恕之砰的一声出了门。


  

  不到一个小时的功夫,楚恕之便回来了。手里提着一个白惨惨的手提袋,银灰色的产品标识,黑色的丝带,无一不在透露着“我很高端我很大气我很上档次”。

  郭长城正试图第十七次打通楚恕之的电话,楚恕之无奈地掏出没电的手机,“你很幸运,”楚恕之晃晃手中的袋子,“付完这笔钱的几分钟后,手机就没电关机了。”

  “楚哥,退了吧……我自己买……这次是我不好……我没放好……”出乎意料的,郭长城没有高兴的接受,而是看着楚恕之手里的袋子迟迟不接。

  ……楚恕之现在是真的很想回到那天早上,把那句怪郭长城没放好的话撤回。“听话,这个其实不怪你。一开始也是。”说着,楚恕之把袋子塞进了郭长城怀中。“毕竟正常人都是把耳机放桌上,不乱扔就行了。”
“没办法,咱们正常,可是咱们的猫不正常。”
  “这个耳机是无线的。你只需要保护好充电线和充电盒就可以了。不用再紧张兮兮的跟防贼一样藏起来了。”
末了,楚恕之又掏出几个宠物玩具,扔向了那只罪魁祸首。

  罪魁祸首心满意足地玩起了新玩具,把最初的那个猫薄荷球踢到了一边。

  “为什么你这么离不开耳机?”

  “呃……小时候的习惯了。小时候喜欢听歌。长大了发现只要带着耳机一般就不会有人来搭话,所以无论听不听歌,都习惯带着。”沉默了一下,郭长城又补充道,“跟楚哥……在一起以后,有时候带耳机是因为找不到话题聊,怕尴尬。”

  “呆鹅。”楚恕之一边帮忙拆着包装盒,一边说道。“跟你在一起就足够了,不需要找话题。”想了想,又别过了头,“能待在一起,有没有话说都无所谓的。”

  

  

  

  耳机风波就这么过去了。祝红听说这只猫的“英雄”事迹以后,不由得咂咂嘴,“真是比大庆还能干啊。大庆只是‘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你这只倒好,除了具备大庆的基本特点以外,还伴随着极强的破坏力。”

  “也不算是吧,它有时候还挺可爱的。”郭长城下意识地想为自家猫挽回点面子。

  直到有一天,郭长城目瞪口呆地看着盒子里只剩一只的耳机。

  “小兔崽子你还我的耳机!!!!!”
————————————————————————————
“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源自一个视频,up主为自家猫起名“中华气死猫”,并且赋予了如此短小精悍有内涵的评论。
我觉得,太适合我家猫了。
短时间里咬坏两条耳机是真的。被批评“东西不放好”也是真的。
除此之外,都是假的(T▽T)
坚强的我,耳机自费(T▽T)
  
  

  
  

  

  

  
  

  

  

  
  

评论(18)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