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菡

一条逍遥的咸鱼写手。

咖啡与小青柑

⁰短甜,一发完


  

  “借人?”尹南风悠闲地呷了口茶,吹了吹茶沫。

  “这不罗雀是您的人,吴老板让我来找您了。”坎肩赔笑。

  “可是他毕竟在张会长手下办事,你大清早地跑我这要人,张会长知道了怎么想?”

 坎肩额头渗出些细密的冷汗,“虽说是在张会长那里,可毕竟是从您这出来的,还是先问过您比较合适。”
“理儿倒不错。”尹南风放下茶杯,颇有趣味地盯着眼前人,突然觉得以前把罗雀放在自己这每天管管杯子,是不是有点屈才,一个二个地都这么想要他。“可是张会长要人的时候可是亲自过来的,你老板想要人,怎么不自己来?”

  明知故问啊。坎肩内心一阵抓狂。吴邪身在沙漠,找罗雀是事先约定好的,他现在能不能联系上吴邪都是个问题,更何况让他过来。

  见人语塞,尹南风也不想再为难。“罢了,你去找张会长吧,他要是同意,我便没意见。”

  坎肩如获大赦般,谢过尹南风,问清张会长所在位置以后,出门上车,一脚油门,直奔目的地。

  好在张日山没怎么刁难坎肩,只说这事问过罗雀本人便可,末了,还非常善解人意地告诉了坎肩罗雀的家在哪。

  来到罗雀家门前,坎肩深呼吸了一口气,对着楼道的消防栓照起镜子,又是整衣领,又是摆头发。

  正当坎肩试图捋好最后一捋头发时,门突然一下打开了。

  “照够了没有?”

  ……

  坎肩正襟危坐,眼光却止不住地四处打量。罗雀的家如其人,素净得不像话,该有的东西是有,但更像是摆设。比如说电视,坎肩非常无语的发现,连插头保护套都没有拆。

  “有事?”

  “吴老板……”坎肩正准备把说了无数次的理由再次像背书一样背诵出来,不料被打断了。“倒杯咖啡。”罗雀单手撑着头,眯起眼睛看着坎肩。

  “啊?”

  “我说,给我倒杯咖啡。”罗雀手指轻敲着沙发,“你要是想喝,顺带给你自己倒一杯也可以。”

  “我是客……”

  “有求于我的客人。”

  坎肩内心发誓自己没有看错,罗雀的眼底绝对是带着笑意的。都知道自己有求了,刚刚还问自己有没有事。找茬呢这是????

  这性格真是随了尹南风。

  坎肩敢怒不敢言,来到餐桌前。桌上没有其他东西,一个精致的铁盒子放在那里,旁边还放有两个咖啡杯。

  怎么看都有种“坑我挖好了你尽管来跳”的感觉。

  打开盒子,撕开两包咖啡,里面居然还有一层纸包装。“你们喝咖啡都这么讲究的吗,包装那么多。”

  罗雀正在低头玩手机,轻哼一声。

  
坎肩撕开了纸包装,把咖啡一股脑地倒进杯里,添上热水,用勺子搅着。过了好一会儿,坎肩有点莫名其妙,咖啡难道还跟茶一样?怎么还没化开?

  “还没好吗?”罗雀催促的声音适时响起。

  “好了好了好了。”坎肩不管三七二十一,端着咖啡就来。

  罗雀毫不客气地接过来喝,边喝边开始谈起了正事。

  “你们要去多久?”

  “大概半个月就好。”

  “什么时间出发?”

  “要是你同意了,后天就能走,要是不同意……”在罗雀好奇的眼光中,坎肩默默补出后半句。“那就磨到你同意那天的后天。”

  “你们时间这么充裕的吗?”

  “不充裕,一点都不充裕,甚至有点急。”坎肩故意垮下脸,一副愁坏了的表情。

  “那你还能这么不紧不慢地来磨着我同意?”

  “所以才要尽快想办法让你同意啊……”坎肩扶额,“雀雀儿,雀哥,”顿了顿,坎肩道:

  “您还有什么咖啡需要我泡的吗?我再给您泡几杯?几十杯也可以的,几百杯一时间泡不过来,咱可以先泡一部分算定金,回来了接着泡。”
“那地方凶险异常,我可不想折在那么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
  
  “您放心,我一定护您周全。”坎肩还以为他会找个别的什么理由,或是找个什么事儿来让自己做。他罗雀还需要担心这些?开玩笑呢。

  “成,我同意了。”

  罗雀答应的速度快得让坎肩猝不及防。“三百杯咖啡,不用一次性泡完,以后有的是时间。”

  ……坎肩就知道没那么简单,不过相对其他而言,泡咖啡这种事啡还是相当好办的。“没问题,随叫随到。”

  

  正当坎肩准备告别时,罗雀喝了口咖啡,突然皱眉。

  “你怎么泡的咖啡?”

  “撕开倒进去泡啊,”想起刚刚咖啡怎么都化不开的怪事,坎肩心底有点发虚,“不然呢?”

  “你把纸袋也撕开倒进去了?”

  “昂。”

  罗雀端起杯子,果不其然的,杯子底部沉着褐色滤渣。

  “五百杯,你可以滚了。”

  “还有,回去上网学,挂耳咖啡怎么泡。学会怎么泡了再来。”
————————————————————————————

  坎肩以为这件事告一段落了。直到很久以后,直到有一天,罗雀给坎肩端来亲自泡的茶以后,坎肩才知道,这事儿没完。

  “你泡的茶?”

  “怎么?”

  “这是那盒小青柑?”

  “是。”

  “那么,皮呢?”

  “扔了。怎么?”

  坎肩欲哭无泪地看着杯子里乱飘的茶叶,悲壮的一饮而尽。

  “没事,很好喝。”

  

  

  

  

  


  

  
  

  
  

评论(7)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