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菡

一条逍遥的咸鱼写手。

瞭望台上瞭望星,中元月下数鬼火



  “楚哥,中元节快乐!”

  零点零分,楚恕之正安静的躺在床上玩手机,一条新消息提示蹦出窗口。

  按捺住诡异的心情,楚恕之在思虑良久以后,还是放弃了纠正小孩这个不是很合适的节日问候语。

  “谢谢。”

  “楚哥,我知道个山庄,在瞭望台,风景特别好,今晚一起去?”

  “……行。”

  按照楚恕之以往的过法,中元节基本跟中秋节没差,反正都是一个人。

  但今年,面对郭长城的邀请,楚恕之内心隐隐有些期待,他开始好奇小孩会折腾出什么花样。

  紧接着便是将近一天的等待,直到下午四点,郭长城依旧没有联系楚恕之。就在楚恕之几乎以为,郭长城其实纯属夜里睡得迷迷糊糊,梦游着给自己发了条短信时,郭长城的电话便来了。

  “楚哥,我到楼下了,下来吧?”

  ……行动力还挺强。

  一路上,楚恕之觉得小孩有点奇怪。有好几次,楚恕之都能感觉到郭长城在偷瞄自己,一旦他把眼睛转像小郭长城,后者便立刻像触电似的缩回了目光。

  “干什么?”楚恕之不是喜欢藏着掖着的人,有话直接问。

  “没,没什么。”意料之中的回答。

  “警告你啊,”楚恕之揉揉眉心,“有什么事情别乱来啊,中元节不合适。”想起了深更半夜陪郭长城去郊区收集鬼魂的经历以后,楚恕之不由得从一开始的好奇和期待变成了担心。这傻子不会又答应了不知是人是鬼的谁的请求了吧。

  “啊……”郭长城闻言,倒像是有些失望。

  “实话告诉我,你到底要干什么?”楚恕之心中不祥的预感愈来愈浓。

  一脚刹车,刹得楚恕之差点撞到车门框。

  “楚哥……晚上我想干件事,你能不能……就是如果我遇到什么危险了,帮我一把?”
“蠢货,你又要干什么?又有谁给你夜半传书求你办事了?”一股无名火从楚恕之心底窜了上来,不知是因为觉得郭长城是有事才好心的请自己出来玩,还是对他不自量力随口答应别人请求的气恼。

  郭长城脸涨得通红,嘴手并用地解释了半天以后,才让楚恕之明白事情原委。

  “所以说,你叫我来,就是为了陪你……看鬼火?”

  郭长城郑重地点了点头。

  楚恕之刚想问你胆子那么小为什么还敢看鬼火,后来转念一想,这不就是因为胆小才叫来自己的吗。一把年纪的楚恕之,头一次见到有人放着假期不在家睡懒觉,而是大老远地捞着另一个人到深山老林里,就为了看一场鬼火。

  真是别致的爱好。

  “好了楚哥,下车吧。”郭长城一点也不介意楚恕之刚刚说上来就上来的脾气。

  “啊?”

  “到了啊。上面就是山庄了,再往上山路比较窄,所以店家把停车的地方放到了半山。”

  “你先上去,我等会就来。”

  郭长城疑惑地看了看楚恕之,在楚哥不容置疑的目光中,郭长城选择了乖乖听话先去山庄。

  

  

  远处山峰绵亘不绝,夕阳西下,淡红色的云彩映着青山。店家把一张小桌摆到了院子里,放上两张椅子,又在旁边点上了蚊香。

  在这样的环境下吃饭,郭长城显然有些新奇,止不住的东张西望。

  “行了,这个点你看不到鬼火的。”

  直到铜制的小火锅摆上了桌,郭长城才把视线收回来。炭炉幽幽闪着微弱的火光,锅里的蔬菜煮得烂熟,山间阵阵凉风吹过,好不惬意。虽说是夏末,但并不影响两人吃火锅。

  像是为了壮胆,郭长城还特意要了一小瓶白酒。

  “你可别鬼火没看到,自己先睡着了。”看着郭长城给自己倒了小半杯以后,楚恕之抢下了酒瓶。

  “嘿嘿,知道的。”郭长城一脸傻乎乎的笑。

 

  得,还没喝上,已经跟醉了差不多少。

  楚恕之一直没告诉郭长城,不想扫了他兴致。事实上,他已经打量过附近了,没有坟墓不说,环境整治得也相当干净,连垃圾堆都是规规整整的在垃圾池里。这种地方有鬼火的可能性,约等于零。

  
一顿酒足饭饱之后,领了房间钥匙,把行李往床上一撂,郭长城兴冲冲地拉着楚恕之出了门。

  夜晚的山间小路空无一人,只有两个被月光拉长的身影。楚恕之无奈的看着自己被扯紧的衣角,不用回头都能想象得出郭长城脸上的表情。“瞎紧张个什么劲,你是来看鬼火的,不是来捉鬼的。有鬼火不等于有鬼。”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衣角依然没有被松开,反倒抓得更紧了。

  楚恕之轻叹口气,握住小孩攥着衣角的手。

 得,这下楚恕之出了知道小孩抓得紧之外,还有点发抖。

  
  远处,几点零星的淡青色火光幽幽闪现。

  郭长城紧绷的神经达到了极限。不管三七二十一地,整个人贴住了楚恕之。

  淡青色的火光只闪现了几分钟便熄灭了,代之以红色的几团火球。

  郭长城再也不管什么看不看鬼火了,拉着楚恕之往回狂奔。

  到了房间,郭长城拍着胸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何必呢?”楚恕之帮忙拍拍背,有点搞不清小孩的脑回路。明明怕的要死,怎么就非要找罪受?

  郭长城只憋红了脸不说话。等气儿喘匀了,才不好意思地看着楚恕之。

  “楚哥,谢谢你陪我看鬼火。”

  挠了挠头,才继续补充道:“其实也没什么的……就是小时候舅妈讲过的一个故事,挺印象深刻的,所以这么久了一直都对鬼火有点好奇。这个地方是以前的几个朋友来玩,带着我,我觉得这地方风景也不错,正好今天中元节,也算带楚哥一起来逛逛吧。”

  “别人过中秋过七夕逛商场,你倒好,偏逮着中元节来看鬼火。”楚恕之不由得被逗笑了。

  如今高楼林立,水泥钢筋混凝土遍地。鬼早就无处可待了,哪还有什么鬼火一说。

  郭长城并不知道,楚恕之在支走他以后,是以怎样飞快的速度,盘腿而坐,掏出随身带着的几张符,以及一支朱砂笔,在符纸上写写画画,添了几笔后,赶紧埋在了路边。

  当两人走到附近时,几根透明的丝线从楚恕之的袖子中悄无声息地飞了出来,伸向白天埋符纸的地方。敲了几下,“鬼火”应时而生。

  楚恕之知道郭长城胆小,也没打算让火光燃太久,其实在两人往回跑了几步之时,身后的鬼火就灭了。

  看着小孩惊慌之后渐渐平静,脸上却又带着满足,楚恕之心里也很高兴。

  随身带符纸和朱砂笔是个好习惯,以后得保持。

  ——————————————————————————

  首先,小小歉意,不成敬意。

  白天外面待一天,晚上十点多回的房间。想着赶在十二点之前发的中元节贺文,但最终还是没能赶上。文也有点草率跟仓促,脑子里想的有的剧情也有的因为故事发展超出控制(允悲),没有写出来。

  凑合着看吧,谢谢小可爱们这么久以来的喜欢。你们给的我夜半不看更新剧跑来码文的动力。
好了,去看看自己以前的沙雕小文开心一下吧。
  
  

  

  

  

  

  

 

  

  

  
  

  

  

  

  

  

  

评论(14)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