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菡

一条逍遥的咸鱼写手。

【楚郭】海清河晏(终)

  总要有人为这场战役付出代价,哪怕是不计其数的死伤。

  于郭长城,于楚恕之,皆是如此。

  【十三】

 

   “走吧。”赵云澜坐在行李箱上,看着码头来来往往的人群,眼底情绪涌动。


  郭长城想都不想地就谢绝了,“没事的,我留下来。”“可是你想没想过……”“我知道。”跟着赵云澜这么久,郭长城还是头一次这样打断他。


  几乎是恨铁不成钢的,赵云澜抬手想打郭长城一巴掌。手停在半空,却怎么也下不来。


  “那你……保重。”赵云澜抱住郭长城,郑重地拍拍后者的背,随后提着行李,走向了快要驶离的船,没有回头。

  郭长城眺望着船上的水手起锚,不由得苦笑。

  谁能想到,就在赵云澜制订了周密的夜袭计划以后,没过多久,敌方的军队来袭,打得所有人都措手不及。短短几个小时的功夫,死伤一片,尸体的血甚至浸染了他们平时经常取水用的小溪。

  书上讲的血流成河,怕也就是这种了吧。

  那天晚上,赵云澜捂着郭长城的嘴,生怕他的抽噎惊动了敌人,带着他,在山上的某片高大树木的遮蔽下,躲了整整两天两夜。

  直到第三天早上,太阳还没升起来,赵云澜注意到几个守夜的在打瞌睡,才拉着郭长城,往山头的另一边跑。

  从日出逃到日落,两人看到一座村落,才如释重负。

  郭长城的神经再也撑不住了,倒在了村子门口。还准备往里走的赵云澜见状,回过头来想拉起他,不料自己也因为长时间的精神高度紧张和饥饿,两眼一黑,不省人事。

  据救了他们的村民一家说,看两人灰头土脸的,当时还以为是逃荒过来的乞丐。赵云澜还笑说,他们两个不是乞丐,也跟乞丐没差了。

  那几天晚上,郭长城几乎都在哭。他没有再像当初那样出声儿的哭,而是沉赵云澜睡熟了,一个人悄悄来到门外,躲在院子里,蹲坐在漆黑不见月光的地方,咬着胳膊,无声抽泣。

  他总是会想起赵云澜带着他躲到树林时看到的景象。

  他眼睁睁地看着剩下的自己人被当做俘虏,关在了自己建的俘虏营。

  也看到了对方迎接家人一样地,迎接着楚恕之他们,欢呼着相聚。

  那个熟悉的身影,跟战友们一道,燃柴生火,办起篝火晚宴。
静养了约摸有一星期,两人出发,准备先去找郭长城的舅妈。

  一路上是艰难,但好在两人都能吃苦。

  问舅妈借了些钱,郭长城和赵云澜摆起小摊。凭着赵云澜能说会道的嘴,生意也是渐有起色。

  只是在前不久,赵云澜听说了些风声。近些日子,正在审判那些战俘。

  赵云澜和郭长城对自己的过去没怎么刻意隐瞒过,知道的人不多,但也不是没有。出于保险起见,赵云澜收拾好行李,买好了船票。他苦口婆心地劝了郭长城一夜,从眼下局势和利弊分析,说得郭长城是真的心动了。

  但他不愿。

  这里有家人,更有要等的人。

  他自知能再遇的几率何其小,他还是坚持。

  【十四】

  五年后。

  赵云澜虽然走了,郭长城的生意没受太大影响,基本可以糊口。日子久了,也能有了点家当。

  送走最后一桌客人,郭长城擦拭着小木桌,想起当年跟楚恕之聊的自己不适合做生意。再怎么不适合,如今也被迫适合了。

  回想起那些日子,郭长城还是忍不住鼻子有点酸。

【十五】

  第七年的正月。大正月里的,各家忙着走亲戚拜年,郭长城新炒的干货总是供不应求。

  来店里吃饭的人少了,郭长城也乐得清闲,每天把炒好的干货摆在店门口,等着街坊上门来买。东西卖完,时间若是还早,郭长城就一个人坐在门沿上,看着大家欢天喜地提着东西拜年,看着儿童放着烟花嬉戏打闹,脸上也偶尔会露出幸福的笑容,还带着些期待,憧憬。

  初七。

  郭长城正在柜台那里,打着算盘,记着账。

  “店家,一碗清汤挂面。”

  郭长城听到声音,不可置信地抬起头。

  还是那个人,还是熟悉的面容,只是两鬓生出了少许的白发。

  来人看到店家的样貌,也是一惊。随即,眼睛里竟流下了泪。

  “……长城。”

  【十八】

  “明天早点起来,赶去买那家的炒货。”

  “不用那么急,他家炒货买的人多,但现在多了个人手,每天卖得也多了。”

  “真的?”

  “骗你我是小狗噢。”
————————end——————————
  

  

  

  

  

  

  

 
  
  

  

  

评论(16)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