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菡

一条逍遥的咸鱼写手。

【楚郭】一觉醒来楚哥发现自己成了大庆半同款黑猫{1}

★写在前面的废话★(´∀`)

1.猫化梗,剧情向。灵感来源于前几天给一个太太提供小锅巴猫化梗的时候突发奇想,小郭猫化可能是软萌软萌的奶猫,那平时威风凛凛的楚哥猫化……????

2.主楚郭,微微巍澜(巍澜设定已经在一起)

3. 但愿ooc比较少,阿西吧尽力了

4.啊就这样吧

=========食用愉快==========

      楚恕之醒来时,感觉有点不对劲,浑身无力,头晕脑胀。他下意识地伸手想捏眉心,却被视线里出现的黑爪惊呆了。
       
       …… 这是我的手?????
      
       他有种不详的预感。扭头看到,自己的手机安静的躺在一旁,没什么消息提示。鬼使神差地,楚恕之伸长了脖子,凑向手机屏幕。漆黑的屏幕里,倒映出一只黑猫的脸,深蓝色的眼睛幽幽地发着光,看起来无比的诡异。
      
       在接下来的两小时里,楚恕之一本正经地思考了以后该怎么过。如果短期内能变回来,那就翘几天班呆在屋里。如果一直都变不回来……
  
        艹,怎么办?
     
        楚恕之首先想到的是找郭长城,但很快就被自己否决了。郭长城是个凡人不说,要是知道面前的黑猫是自己,估计他先被吓坏。
    
        找斩魂使?那得先去特调处找到赵云澜,让赵云澜相信眼前的黑猫不是瘦身成功的大庆而是自己。
    
         打定了主意的楚恕之飞身一跃,跳到了窗前,用力拱开窗户,跳了下去。临走前还不忘记回头看一眼窗户反射的自己。嗯,体型健壮皮毛乌黑发亮,眼睛炯炯有神,搁在一堆猫里估计也是个猫中龙凤,真帅。
    
          看天刚蒙蒙亮的样子,楚恕之断定离上班时间还早,于是慢悠悠的走在大街上,一点也不赶时间。
    
          在经历了环卫工人的爱心投喂,年轻女孩的各种拍照,众多路人奇异的目光,以及一个小孩子朝自己飞奔过来抱住自己对家长说“妈妈这只猫好可爱我们可不可以收养它”以后,楚恕之开始后悔应该跑快点,快到让人看不清捉不住自己的那种快。
      
           好不容易挣脱了小孩子的怀抱,楚恕之撒腿就跑。无视熙熙攘攘的人群,无视车来车往的机动车道,无视红绿灯,终于,“砰”的一声,他撞了人。
      
           “对不起对不起”楚恕之还没来得及说话(虽然他好像忘了自己不能说话),抬起头一看,熟悉的身影映入眼中,是郭长城。
       
            楚恕之眼睛一转,想到了去特调处的最佳方式。
       
             楚恕之索性躺在地上不动。“没事吧没事吧”郭长城蹲了下来,轻轻的抚摸黑猫的头,舒服得让楚恕之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看黑猫好像没什么大事,郭长城起身准备离开。刚迈出左脚,右脚的裤脚便被黑猫咬住了。
      
           “你要跟我走吗?”郭长城眼睛眨巴眨巴的,想了一下,他蹲下身,抱起了黑猫,“好重啊……”小郭嘀咕一句,被黑猫的一记眼刀杀过来,赶紧住了嘴。
        
          这只黑猫为什么这么凶,像楚哥一样?????
        

    

           一进特调处大门,郭长城怀里的黑猫便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卧槽大庆你经历了什么?连脖子都有了!!”林静率先发问。
      
           “大庆怎么瘦的??教教我,赶明儿老娘要减肥。”祝红看了看自己因为昨晚吃得太多而略有隆起的小腹,也赶忙问到。
       
           “猫……猫洁扒……首了嚎多……”桑赞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这只姿态优美的黑猫,不敢相信这是大庆。
          ……事实上确实不是。
         
          当赵云澜抱着大庆从二楼下来时,场面一度十分尴尬。两只体型差异巨大的黑猫互相望着彼此,眼里的情绪非常复杂。
        

         “所以说,这是你路上捡到的?”听了小郭的解释,林静尴尬的挠挠头,“我就说嘛那只肥猫怎么可能那么瘦。”话一出口,招来了大庆的一顿猛挠。“眼睛颜色都不一样你们是瞎吗!!一个黄的一个蓝的!!!”大庆咆哮。
        
          “那个啥,小郭同志,你是要给处里再添一个吉祥物吗?”赵云澜悠闲地躺在沙发上,眼睛微眯,打量着这只黑猫。嗯,长得好像挺帅气,看起来是比大庆威风多了,不过俩猫呆在一起打架怎么办?况且来路不明,贸然留在特调处会不会有危险?
        
            “不了不了,”郭长城连忙摆手,毕竟猫是自己捡的,没有道理放在特调处养着,“我下班就带走,看看附近有没有收容所……”
        
              话还没说完,黑猫凶狠的目光射向了郭长城。“或者我带回家养着!”郭长城连忙改口,一小滴冷汗从额头滑过。
         带回去真的不会被吓死吗……
        
         “话说回来,老楚呢?他这下可迟到了啊,得扣工资,嗯。” 喧闹过后,赵云澜一边说着,一边打楚恕之的电话。
       
          楚恕之这才想起正事,跳到赵云澜跟前,想尝试亮明身份。
      
          “去去去别捣乱”赵云澜满不在乎地把楚恕之拨到一边,换来楚恕之毫不留情的一爪子。“嘶——”赵云澜痛呼一声,不满地瞪着楚恕之。
       
          “赵处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啊,我把它抱走”见情况不对,郭长城赶紧过来打圆场,抱起了楚恕之。“受伤了吗?用不用打疫苗?”赵云澜看自己手上一道白印,也没流血,摇了摇头。
          
          说话间,手机已经因为无人接听自动挂断了,“不对啊,老楚平时不会这么干的啊。”赵云澜又打了一次,依旧是无人接听。“平白无故一个千年老尸还能失踪了不成?”他疑惑地望着手机。
        楚恕之再一次以惊人的力量挣脱了郭长城的怀抱,扑向赵云澜,这一次赵云澜反应快,灵巧的躲开了,并且向楼上走去。边走边在手机通讯录里划拉着,找了好一会儿才找到一个号码,拨了过去。
         
         “喂?王哥,我小赵,那天跟您和高部长喝酒的那个,诶诶没事儿,请您帮个小忙,我一下属这边联系不上了,担心他出事儿,您帮我调一下xx路段的监控好吧?…………”
        
          身后黑猫不甘示弱地追上来,连带着小郭也跟了过来“诶你别跑啊乖乖待在楼下不好吗……”
       
          终于又一次捉住了黑猫,郭长城紧紧地把它抱在怀里,生怕一个不留神它又“捣乱”,再把赵处办公室给掀了。
       
        “赵处…楚哥他怎么了??”郭长城担心地问。“不知道,监控视频调过来了,先看看有没有线索吧”赵云澜说着,点开了播放。
      
          画面中,黑猫的身影从楚恕之家的窗户跳出来,径直走向了马路的方向。
      
          “楚哥养了猫?”郭长城的反应依然慢了半拍,低头打量起怀里的黑团子。
      
            ……楚恕之几乎要抓狂,都这份儿上了怎么还没反应过来?!他艰难的从小郭怀中伸出爪子,点了点电脑屏幕,又指向了自己。
      
           郭长城看着怀中猫的诡异行为,脊背发凉,再看黑猫的眼睛,一瞬间与楚恕之的模样重叠在一起。
     
         “楚……楚哥?”郭长城试探地叫了一声,只见黑猫点了点头,看着他。*
       
          ……郭长城此刻无比的期望自己能像以前一样说晕就晕,这场面,太……
       
           然而他从特调处锻炼出来逐渐大条的神经并没有允许他这么做。
        “楚哥你等着我去给你找点小鱼干,你和赵处……先聊着?”郭长城试图从这迷一样的气氛中摆脱出来。
       
          赵云澜的第一反应则是嘹亮得如同山歌一样的笑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楚你居然有今天?”成功地又挨了一爪子以后,赵云澜逐渐平静了面部表情,“咳,言归正传,老楚,你成猫之前……干了什么?”
      
           楚恕之摇摇头,想要开口说话,却只发出了一声嗓音低沉的“喵。”
        
            ………………小郭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平时威风堂堂的楚哥现在只能喵喵叫?为什么不能像大庆那样哪怕不会说猫语也能说人话???       
         
          但是好像还有点可爱?
        
            ………………直觉告诉赵云澜,这个时候得求助自家内人。
     
          沈巍下了课,来到特调处找赵云澜。
     
         “媳妇儿啊你可来了你来看看这只黑猫,啊不,来看看这只楚恕之”赵云澜拉过沈巍,装作没有看到沈巍发红的耳尖,往身为黑猫的楚恕之面前带。

  

         “你……”沈巍看着楚恕之,迟疑了一下,似乎在考虑如何问话,“那个,沈教授,楚哥现在说不了话。”小郭连忙补充道,唯恐楚哥再发出一声猫叫。
         
          “噢,这样啊。”沈巍朝楚恕之招招手,示意他靠近一些,楚恕之略作思考,走到跟前,沈巍将手放在了猫脖子上。 顺着沈巍的指尖,一股清凉的感觉传到楚恕之的喉咙里*。
          
           楚恕之咳了一下,“现在试试能说话了吗?”沈巍问到。楚恕之张了张嘴,尝试着说话。“嗯。”
          
         “卧槽媳妇儿这招可以啊!以后跟流浪猫交涉的环节大庆可以一边儿玩去了。”赵云澜啧啧称奇,老婆果然厉害。
            远处的大庆听到有人叫自己,打了个喷嚏。

       ≡≡≡≡≡≡≡≡≡≡tbc≡≡≡≡≡≡≡≡≡     
         
下文正在难产中……相信我我尽快( 。ớ ₃ờ)ھ

评论(7)

热度(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