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菡

一条逍遥的咸鱼写手。

【楚郭】一觉醒来楚哥发现自己成了大庆半同款黑猫{5}

前文{1} {2} {3} {4}
===================
“楚哥!!!!!”

在郭长城的叫声中,楚恕之睁开眼睛。郭长城正提溜着楚恕之的后脖颈,还晃了两下。

“小兔崽子,放我下来!”

“你看……”顺着郭长城手指的方向,楚恕之看向窗外,路灯已经全部熄灭,只剩下月光。

“怎么?”

“现在已经一点了……”

“所以呢???”怎么越来越一惊一乍了,难不成想听个午夜鬼故事再睡觉?楚恕之心累,但楚恕之不说。

“现在是中午一点……”郭长城声音越说越小。

艹,楚恕之暗骂,什么情况?

“开门,我要出去。”直觉告诉楚恕之,必须要找到“梦”中的地方,那个男孩的家。

“楚哥我跟你一起!”郭长城不知什么时候换好的衣服,拿着那根电棒,一副准备好的样子。

楚恕之没有拒绝,天知道如果他独自过去,小孩儿这边会不会有危险,以防万一。

推开门,郭长城打开了手机的手电筒,地上一道长长的血迹,像是在引路。

耳边又响起了楚恕之失去意识前听到的那些声音,郭长城吓得眼泪都要出来了,浑身已经被冷汗浸透,电棒冒着火花。“跟紧我。”楚恕之安慰他,却不知道从何下口。以前小孩儿怂的时候,他总是很嫌弃,但这次他一点都不怪了,这声音,他听着都头皮发麻。

跟着血迹一路小跑,楚恕之来到了白天他们去过的小区大门前。所有楼层的灯都灭了,包括门卫值班处,血迹也终止在门口。

那些声音也小了下去,四周寂静得连风声都没有。

“先进去再说。”

楚恕之刚踏入小区内,便恢复成了人形。

“太好啦楚哥!!”见状,郭长城几近喜极而泣,抱向楚恕之,结果扑了个空——他穿过了楚恕之。

郭长城睁大眼睛,电棒掉在了地上,比得知楚哥变猫的时候还惊恐。

黑暗中,一双眼睛闪过,猫的身影在两人前方蹲坐着,似乎在等着他们。

“跟上它!”楚恕之没时间解释什么了,想抓住郭长城的手,同样抓不住,好在郭长城虽然惊恐,但智商还勉强在线,捡起电棒,象征性地往前“抓”住楚恕之的衣角,与楚恕之跟着黑猫向最深处的居民楼走去。

来到最顶楼,黑猫回头看了两人一眼,消失在靠左的门边,门上是密密麻麻的血手印。

在门前站定。

“你的电棒没掉吧?”

“拿,拿着呢。”

“拿好,”楚恕之叮嘱,想了几秒,又问道:“回去后养只猫?”

“啊?”郭长城被这个无厘头的问题问得一懵,随即不停点头,哭腔都出来了,“回去了干啥都行啊楚哥只要能回去。”

推开门,楚恕之下意识的想开灯,摸向墙边的开关,开关没摸到,而是摸到了一个圆形的东西。圆形的东西伸出舌头,舔了舔楚恕之的手。

昏暗的灯光突然闪烁,只见一个血淋淋的猫头悬在半空,脖子滴着血,本该是眼睛的地方空洞无物。

早已到极限的郭长城腿一软,跪了下去。

通往卧室的走廊闪出黑色的人影,朝两人走来,突然间冲向郭长城。郭长城的恐惧让电棒早就成了火炬一般,熊熊火焰冲向黑影。

被灼烧到的黑影惨叫了一声躲开,紧接着冲向楚恕之,绕是楚恕之闪得快,手臂还是受了伤。

楚恕之心里爆粗,凭什么你能碰到我?!

黑影挥拳打向楚恕之,楚恕之向后一仰,拳头擦着他的鼻尖而过,同时,他猛地攥住黑影手腕,脚踹向黑影。近距离下,楚恕之终于看清了黑影的面貌,近乎预料之中的,是那个男孩,他身上的衣服残破不堪,胸口伤疤狰狞,浑身上下几乎没有好肉。

男孩的嘴张到了人类不可能达到的地步,又一次扑向楚恕之,这回楚恕之防范不及,倒在了地上,腥臭的液体滴到楚恕之脸上,令他一阵反胃。楚恕之掐紧了男孩的脖子,防止他咬下来。

郭长城用尽全力扶着墙站起来,握紧电棒奔向这边的混战。

“笨蛋,躲到安全的地方去!”楚恕之吼道。

这次的郭长城没有听话。

他用颤抖成筛糠一样的手,握紧电棒,插向楚恕之身上的黑影。
=========tbc=========

评论(1)

热度(74)